大沟 |笔者: 李爱霞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如果没有大沟,我无法想象我的童年是什么样子。

大沟是旬阳县赵湾镇西北30多里的山区双台村的一条小溪。顾名思义,双台分为两套。舞台附近有座山,上面写着:五龙,山腰有三块巨石,自然形成一个棚子。一股浓浓的清水从棚口流出,就在棚口外面是一片坡地。清水高时,冲向下一级。不知经过多少年的冲刷,五龙山风景区已经冲出了一条高沟深谷。双台虽小,但水资源丰富。山谷中的每个坑都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每一条流出的水流都流入一条小溪。那么多溪流的祖先都不知道怎么命名,就把五龙山风景区最大的一条叫做大沟,别人叫它小沟。为了区分小沟,在沟前加了附近家庭的姓氏,如张沟、王沟等。

因为五龙山风景名胜区到处都是高高的山脊和巨石,水有十级,一个幕布,一个小水池,一百级台阶,一个瀑布,一个深潭。小水池有长方形、椭圆形、三角形等各种不规则形状。池水清澈透明,池底有几块石头、几只太公(蚱蜢)和几只蝌蚪,只要瞟一眼就能看得一清二楚。小水池边一个个铺开的石头,成了村民们天然的搓板。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说话以来收到的信息就叫石皮。现在想来,应该叫石坡。

希珀和谭笑是我们童年的游乐场。春天和秋天,阳光温暖。村里一群姑娘把家里的衣服拎在竹篮里,脱鞋,在石坡上排好队,把脚伸进略凉的小溪里,洗洗,玩玩轻佻。你给我一把水,我给你撒一个洗衣粉泡泡。你说我是猪,我说她是狗,你一说话就去你后面的草坪。都是被风雨打的假小子。被打了就摔,摔了就摔。他们痛得哭了几声,骂了几句,哭了十年君子报仇,然后就沉默了,猛烈地洗衣服,把它们盖在了树丛和灌木之间。衣服还没干,大家又笑了,忘记了过去。最好是夏天,姑娘们找到一个装满猪食的篮子,趁着中午没人,三两一组脱下长裤子,溜进用巨石做屏障的小池子里。他们在池子里像男孩子一样练刨狗,比憋气斗水强。一边为人担忧,一边兴奋地把自己比作七仙女,时而羞涩地低头大笑,时而笑着不管不顾地蠢蠢欲动。

深潭常在高岭之下。远处看到一个瀑布,靠近的时候发现瀑布旁边有一个又深又绿的深潭。从双台到赵湾的深潭具体有多少,从来没有人探索过,但是在我们的下平台附近有两个特别深的深潭,只要双台的人不知道。

两个深潭分别位于外出人员必须经过的路的上下两侧,到达赵湾街。上边离马路大概二三十米,走在马路上就能听到沉闷的水声。不知道这个池子有多深。大人会每天跟你说一次“不要去”,说池子太深,里面有妖怪。我们女生最怕妖怪,从来不敢去它上面的石坡上洗衣服,我们会躲着它远离平地。那些男生不害怕。他们经常走向石头,把它们扔进游泳池。他们想赶走怪物。听老人讲,有一年夏天,一条巨蟒突然从水里冒出来,吓得几个调皮的男孩子魂不附体,其中一个还让阴阳先生尖叫了好几天。从此这个池子就成了传说,蟒蛇也被传为五龙之一的黑龙。另一个深潭位于道路下方约100米处的一个连续石质斜坡的下端。水池有多深?到现在,住在村里的老人只能说竹竿有多深,竹竿有多少根。谁也不能说,我们家也不能问。

那时候土地还没有承包给家里,我好像没有记忆,但是好像很深,不敢回忆。我妈后来告诉我们,那天是星期天,我姐叫艾葡萄牙,才12岁。像往常一样,她午饭吃了一大碗土豆泥,正要吃的时候,突然说:“妈,我真想吃小麦面馍!”妈妈惊呆了:“再过几天就是8月15日了。让我们蒸纯小麦粉包子”!大姐懂事的点了点头。

吃完饭,我妈趁着生产队还没上班,抽空坐在缝纫机前给邻居缝衣服。葡萄牙大姐拿着家里最大的篮子走到大水沟旁的斜坡上。她默默地寻找着一筐猪食,听到了沟里木棍的声音。她把篮子放在大沟边上,走上去洗手,招呼几个洗衣服的大妈,突然说,我要去下面的石坡,那里有一棵五味子。我想给我妈妈挑一些。她最喜欢。其中一个大妈大声说:“石坡下的窝很深,你要把头发变细!”之后低头砸衣服。我妈说,那个年代,女人在国内外都要干没完没了的农活,洗衣服中午还要花时间让男人午睡。每个人都在与时间赛跑,没有责怪任何人的是生活……

艾葡萄牙大姐真的去大沟长寿坡边上摘五味子了。但是,如果她的脚没有被牢牢踩住,她就再也接受不了,一个接一个地不停地往下滚。一个表姐回忆说,当时她在站台的树梢上晾衣服。只听连续的叫喊后,传来一声闷响。她惊呆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她等了几分钟才回到村子里绝望地哭了起来。村子里的所有人都出席了。他们扛着一捆长长的竹竿,清理杂草和树木,尽最大努力阻止想跳进深潭的悲痛母亲。他们终于找到了葡萄牙妹子……

真的想不起来姐姐艾葡萄牙长什么样了。如果不回想,我甚至想不起来曾经有个姐姐艾葡萄牙。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在那几年里,我那爱说话、爱笑、爱唱歌的妈妈,很沉默。她经常抽父亲留在家里的烟,经常在家面对成堆的小麦。馒头偷偷抹眼泪。我记得我妈让我们叫秦大姐。我记得我妈严令我们不要再向路下的乱石坡迈一步。尽管我们最终得到了沟渠旁的几英亩土地和森林,但我们从未去过游泳池。妈妈的眼睛越来越模糊,以至于她将在接下来的十年生活中沉浸在黑暗中!

十几年前,村里开山修路的时候,路经过五龙山风景区腹地,修路的巨石滚下了大沟。听说那些深潭都快被埋没了,我们学习、工作、出门的每一天都离不开的小路都荒芜了。村里的老人死了,中青年人一个个走了。原来吵吵闹闹的双站,默默丢针的时候有回音。葡萄牙姐妹的坟墓已经倒塌,无法辨认。就连母亲也离开了我们六年。

大沟还是大沟,清澈纯净,冬暖夏凉。滋润包裹着双台的雨雪尘,给双台人留下最后的思念。我想沿着大沟的方向,远行的人一定会找到彼此的脚印,再次相遇相拥,比如我妈和葡萄牙妹子,他们会在一起微笑着看着我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