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创性在哪里 ,发表人: 苦茶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匠人”的理念渗透在乡村生活的肌理中。我女儿刚学会吃饭。她搬了一个小木碗,用勺子挖到嘴里。我妈夸我,妮妮,手艺真好。孩子突然把小碗举起来扔了,笑得很开心。我妈说:“我刚才是个好工匠,现在又成了工匠。”。

在老一辈,工匠是一种标准,一种优秀的技术或商业技能。没有工匠是活不下去的。石工、石匠、木匠、园丁、理发师、铁匠、杂工、裁缝、秤工、补锅工、修碗工、教师、织布工、打花工……每个工匠都有一个工匠的独特技能,每个工匠都有自己的规则。

在我眼里,工匠和工匠似乎更像是一种古老的风格,这使得街道上充满了唐风。在世俗的生活中,突然来了一个工匠,各种奇奇怪怪的奇葩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在手中,像一个谜语,外壳清晰却坚硬,引发了幸福。

“补——补碗!”大声喊着,陶工来了。白发苍苍的老人背着沉重的负担悠闲地走来。他的负担是一头一个小木箱。这个盒子上,折叠着一个马扎,另一个盒子上,放着两个盛水和油的木盆;其实木箱就是一层一层的小抽屉,里面装着各种小玩意。

几户人家拿出破碗。老人卸下包袱,坐在马扎上,一本正经地戴上眼镜,开始工作。他反复揉破碗。然后把碗箍起来,钻个洞,像水蛭一样用铁錾子刮两端。几条水蛭像蜈蚣一样紧贴在碗上。补好碗,当场舀水化验,滴水不漏,然后收工资。一碗不值几块钱,修碗的工资就更少了。村里的女人,总是在说话,应该少给几个。老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表现出一些冷漠。他简单地数了数钱,然后塞进了口袋。

在我的亲戚中,四个叔叔和四个叔叔的堂兄弟都是木匠。匠人,你选一条线,就是一辈子,这辈子只做这条;完了,还要给儿孙。村里的石匠、裁缝、花匠都是这样的。一门手艺,维持几代人的家庭。

每次我搭好窗户来到门口,做个柜子什么的,四叔就来到门口。他带来了许多木工工具和汽车。玩具样的墨斗,锯齿锯,双耳刨,旋钻,斧头像图中的斧头。足够做一个小孩子的游戏了。

四个叔叔看着一堆不同长度和厚度的木头,好像在构思一件作品。然后,认真动手。我经常看到他骑在长凳上,在木板上使劲推他的飞机,抓挠,一圈一圈的滚,一层一层的掉,穿着破布鞋淹脚。他拿了一把尺子和一个粉笔盒,在木板上画画。有时候,他会抬起一只眼睛,就像开枪时瞄准一样。他的脸上充满了尊严,似乎所有的生活激情都在那块板上蔓延。

那些匠人,在动手的时候,都是百分百专注的,以至于脸上流露出虔诚的神色;即使周围嘈杂不顺畅,他们依然带着自己的平静和勇气,享受着双手创造的自由。对他们来说,工作的回报似乎很少。大约,他们的满足感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自己的作品。

我觉得,一个好的工匠,素质比技能更重要。因为一流的精神觉醒了,才有可能达到一流的技术。

历史上,那些玉器工匠会用一生的时间打磨一块宝玉;小提琴手为了做钢琴忘记了吃饭睡觉。为了在莫邪铸剑,你可以放弃你的生命。在打磨神器的同时,也在磨砺自己的心智。因此,他们的作品和人格超越了时间,达到了极致。

现在我们追求“ ”的眼前利益,认为经济收入决定生活质量。享受成为奢华和矫情的代名词;所以我们说了很多,幻想一夜暴富。众所周知,我们忽略了享受的本义。高层次的享受不是成就,而是过程。像工匠一样,保持一颗冰冷、自省的心,默默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很久,做到极致。

美的享受需要七分汗水,两分智慧,一分坚持。

然而工匠易得,智谋难得。据说日本是“工匠精神”传承最好的国家。米其林三星级餐厅的寿司师傅小野二郎已经86岁了,他仍然在追求寿司质量的日常提升。近六十年来,他一直致力于制作寿司。从食物的选择,到醋米的温度,腌鱼的时间,都要求最高的标准。他知道用什么技术和时间可以把一块海藻烤好。日复一日的进步和一心一意的专注是心灵手巧的精髓。

与别出心裁的创作相比,别出心裁本身就是一种财富;然而我们放弃了锻造“匠心”。世界上最快的子弹头列车被一道闪电击穿,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的校舍坍塌后没有钢筋。我觉得,缺少一种叫做“独创性”的东西。

独创性是稀缺的,但却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对社会来说,独创性不是一种可见的财富,而是繁荣的标志。对于一个个体来说,心灵手巧不是一种可以量化的能力,而是让人眼前一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