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亲戚叫闺蜜 ,发文人: 王小柔

  • A+
所属分类:点滴生活

女人之间很容易亲密。因为靠得太近,所以往往观察力敏锐。女人的聚会,闺蜜打扮成选美,大家都想一鸣惊人,鹤立鸡群,但也是互相讨好。我和高最好的朋友的相遇,早就被她在朋友圈传播开来。我还没离开机场。她微信里有过各种各样的追问,可以用一句话概括,问:“这个女人好看吗?”她用吃冰棍的手势,不真诚地把头低到手机底部,说:“哦,好美!”这个回答我说不出有多满意。

因为阳光明媚,我把包里带花边边的伞拿出来,啪地一声打开,然后走几步跟她保持一个频率,特别大方地把伞移到她身边。高最好的朋友就像一只从伞里掉出来的虫子。她跳出来偷偷跟我说:“我要晒太阳。这里没有人有伞。被人看见会很奇怪。”这是怎样的民族气节?之后我拎着肩上带着蕾丝丝线的伞跟在她后面。两个女人一个接一个地跟着她。高最好的朋友的肢体语言告诉我,她坚持要这样走,除非我把伞收起来,她才能和我并肩走。但是那一刻,我选择了一把伞。所以,我们说话就像在自言自语。我们要大声喊才能交流,不然她不回头我听不到。

高最好的朋友说,为了迎接我,她特意比平时早两个小时起床做面膜化妆,然后穿上一件她从来没穿过的昂贵的法式洋装。那件衣服真的很好看,优雅得体。一看就知道材质不错。最重要的是胸大开。每次我最好的朋友呼吸,里面的花似乎都在盛开。她说她打扮好是为了送我一程,原来我还有牛仔裤和t恤,就像我上辈子穿过的一样。我呢,特别庆幸带了伞,真的不好意思和性感骚的闺蜜走在异国市场。

她有时候也会停下来,人站得很优雅。站在一个卖瓜的摊子前,两只手拿着一块切好的白粑粑瓜在吃着,打着呼噜,瓜烂了,吃着,吸着,滴了一地的液体。高的闺蜜一手拿着瓜堵住了她的嘴,一手招呼我赶紧过来。甜瓜倒在木板上,我在那里感受:“我能闻到甜味,怎么连只苍蝇都没有,你的城市这么干净。”她提起高跟鞋想踢我。我赶紧抓起一个瓜,粘在我身上,让我发自内心的恶心。再看她,瓜水顺着她的脖子和胸口流下来。感谢大开口,衣服就毁了。她从她的小手提包里掏出一条丝绸手帕,在风中摇晃,然后塞进胸口,用抹布擦桌子。

高最好的朋友就像一只蜜蜂。当她再次停下来时,我们已经走进了街上一家历史悠久的手工冰淇淋店。两大碗!比摊上的馄饨更早,看起来比较硬,而且是用特殊的瓷器压制而成。高最好的朋友说,吃这种冰淇淋一定要配冰水,一口冰淇淋一口冰水。我说,怎么非得像吃药一样送下去?后来才知道,真的,太甜了!

有这么一个甜言蜜语的高中女友,她苗条得像个妖精。至于我,三天就胖了六斤多。她笑着说,目的已经达到了。

我们分开几天后,我被快递送到楼下,正在开会。跑下楼,一个骑自行车的小伙子一条腿对我说:“哎,妹子,你的东西来了!”他手里拿着一大束花,我迟疑地走过去。他把花推到我怀里:“来,签!”我捧着这么大一束花,看到了高最好的朋友的地址。站在单位门口,我像捧炸弹一样捧着鲜花,不知何去何从。发生了什么事?电话那头,高桂密笑着说:“我收到了。生日快乐!”我压低声音说:“我们不是同性恋。你在重要的工作日送什么花?怎么才能进办公室?”她笑啊笑啊,扬言要索取这种我说不清的尴尬。

明年。突然有一天,手机上出现了订餐的二维码。高的好朋友打电话来说:“我请你吃饭。我在酒店给你订了十个人的饭。我点了所有的菜。交完钱,记得带人吃饭。必须吃撑!生日快乐!”我傻乎乎地看着二维码,菜单马上就来了,但是没有材料,鸡鸭鱼肉全没了,十个荤菜。这很符合高最好的朋友的笔迹。

女朋友这些年形成了一个物种。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朋友。他们似乎走调了,但即使你半夜去找她,她也能马上起床,穿上盔甲,左手拿着剑,右手拿着钱包。我深情的对你说,我的朋友,当你在深夜来访的时候,会有大事发生。如果你负债了,这里有钱。如果你受到侮辱,我会立即为你报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