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复合体 :来源: 蝶恋花.杏花雨

  • A+
所属分类:名人散文

回忆,像一杯酒,醇香绵软;往事如一把泥土,沉入手掌,沉重而深情。

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树都是我无法割舍的感情,都是我梦寐以求的情节。童年的生活环境,一器一物,是苦涩回忆的情感,是梦想岁月的风韵。

时间如水,时间如河。转眼间,已经进入人生中年。回到家乡,看到过去一片荒芜的村庄,整齐划一,美丽的二层,绿油油的,朝气蓬勃,像绿色的毯圃……,呈现出小康生活的新气象。但是,在家乡的角落里,父亲养的电磨孤零零的躺着,不免又增添了一些悲伤。突然想到崔虎的《提督城南庄》“去年和今天在这扇门里,人脸桃花相映。人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但桃花依旧嘲笑着春风”。一切都变了,事情也变了……。因为父亲舍不得扔,所以电磨活了下来。

从我记事起,莫就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陪伴我走过了童年、少年、青春。小时候老家河边有一盘水磨。我爸妈经常带着我们兄弟姐妹去磨面,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排队。磨完面,手指都看不见了。小溪行色匆匆,带动着沉重的磨盘,像老牛拉着大车吱吱嘎嘎地转着,磨盘吐出黑白相间的面粉,父母小心翼翼地扫进袋子里。我和同伴经常在水磨边打沙袋,捉迷藏,忘了回家。这种噪音不时会招致排队等候的人的斥责。水磨就像一个慈祥的老人,不分白天忙碌辛苦。更像是亲人,他教我懂事,陪我长大。

80年代,父亲养牛,努力持家,家庭状况逐渐好转。然后,买了个电磨,在农村粮站租了房子,开了个磨。从那以后,我父亲一直很忙,经常连吃饭都顾不上。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一直是个“脸”,连眉毛都变白了。我不肯进磨,怕灰尘落在我身上,经常招来父亲的责备。因为父亲肯吃苦,对人好,管得好,所以磨前总有车水马龙,电磨总日夜怒吼。日子越来越好,客户越来越多,父亲卖掉了旧的电磨,买了新的电磨,租了房子把磨搬到大队繁忙的人行道上。他对待客户就像对待亲人一样,遇到麻烦时总是会给处理费加分。我们遇到一顿饭,总是让妈妈给顾客做一顿饭,这让一些生活在周边农村和山区的乡亲们深受感动,彼此交了朋友。父亲遇到亲戚邻居的喜事忙得没时间换衣服,总是以“脸”出现,引起亲戚朋友的抱怨和玩伴的嘲笑。在母亲和兄弟姐妹的反对下,父亲卖掉了电磨,转而买下了村民羡慕的小轮子,从拉粪、种地、运货、结婚、早起、照顾家庭,让四兄弟姐妹初中毕业。参加工作成家之后,我们劝父亲不要努力,要享受安逸的生活。但倔强的父亲很忙,在乡镇街买了一套宅基地,把前院当房子,在后院开了一家磨坊。尘土飞扬的表面和震耳欲聋的研磨声经常引起人们的指责,以至于他们不想在假期回到家乡。但他像“ face ”的父亲一样,戴着白帽子,穿着姐姐医院的白大褂,坚持加工城里很难见到的豌豆面、玉米粉、炒面等杂粮。

社会在进步,人类在发展,人扛起肩膀手工加工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先进更智能的生产线运作,那些原有落后的电磨被“一站式”流程的大型磨所取代。人们再也不用努力磨脸了。超市里有很多种细粉和杂面。电磨逐渐被放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甚至逐渐被人们遗忘在脑海里。好像磨的场景很难再看到了,人磨脸时欢快的笑声渐渐消失。

我和弟弟多次劝父亲住县城,父亲舍不得电磨,怕邻居无处加工五谷杂粮面。前几年父母去沙特朝圣,哥哥把电磨拆了。朝觐回来后,父亲喊“不巧”,把不能再用的电磨整整齐齐地放在老家的角落里。父亲给孙子们讲了磨坊的故事,孙子们觉得好像是编的。看到老家的老电磨,觉得爷爷的电磨太好玩了……

电磨陪伴了我的前半生,现在已经很少再见到了。也许过几年博物馆里还会有它的印记,但当时的参观者能理解它的故事吗?

现在只能在脑子里慢慢回忆,回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