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云 、作家: 李犁

  • A+
所属分类:精选小说

如果中国地图看起来像只公鸡,梳子后面耀眼的珍珠就是我的家乡丹东大孤山。

每天早上,我起床,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电脑,点开家乡小镇的网站,每时每刻都在浏览那里的变化:高铁即将开通,景区被评为4A旅游景点,港口深水码头开始剪彩,第一名中考冠军出现……新闻是一把点开人们记忆的火石,看到家乡的新闻,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酸甜味道

除了窗外飘落的春雨,清晨北京的静谧让我大吃一惊。城市的喧嚣,过去的烦恼,在这一刻似乎都逃脱了。

我似乎听到一种大自然的声音萦绕在我的耳边。一下子,那淡淡的,甜蜜的,温柔的过往,似乎有着微微的涩涩的乡韵,又似乎悄然而至。乡韵是一种经历后的感觉,一种快乐痛苦的回忆,看不见摸不着,几乎说不清楚。可能只是一种感觉,但却让你想了很多,像一个多彩的、熟悉的、陌生的世界一样游走,让你兴奋、激动、惆怅、难过、担心。它甚至会反复折磨你,但在黑暗中却莫名其妙。

几年几十年记忆里几乎忘了名字的小伙伴,早就从苦难中逝去的父母兄弟,比亲人对我更好的邻居村民,让我一生尊敬的老师……他们的笑容,熟悉的细节,艰难时刻的小场景,都来了,都在对我微笑。

1962年,国家处于三年困难时期,我刚刚进入高三,准备努力一年考大学。突然,家里出事了:父亲因肝硬化住院,母亲心脏病发作,弟弟妹妹不能自理。再加上困难时期衣食住行的匮乏,残酷的现实迫使我休学一年,打工挣钱养家,照顾父母弟弟妹妹。

我的语文老师Ieee研究员,听到这个消息后多次来我家,作为家长很努力的说:一定要继续学习。我交学费和生活费;

隔壁孤寡老人隋阿姨几乎每天都来我家帮我妈妈做饭收拾屋子,还反复劝我不要退学,说:我高三了,不要半途而废?

邻居魏大哥见我拿定主意了,就说:“和你比,我是文盲,学习上比不上你,我能做的比你好。你要退学养家,我带你一起。我们公司合起来就是偶数‘军民’。”

魏大哥是个大男人,马大背大。他的大眼睛又黑又亮。他说话声音沉重,信心十足。平时还会唱两首京剧《借东风》,据说是学自镇剧团的名星许唐恬;他喜欢骂人,喜欢讲笑话,但不爱用脏话骂人,讲笑话多肉少菜。他比我大五岁。他没有娶媳妇,没有对象。他小学没毕业就开始工作赚钱;他能处理人和事,工作流畅干净整洁,很受欢迎。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有一种嘻哈的快乐。

我说:“和伟哥一起工作,吃喝,一个季度。就这么定了!”

从1962年9月开始,跟着伟哥下乡打杂,有时帮人修房子,挖战壕;有时候去农村在农场插秧种草;还为电力局和电报局挖过电线杆坑……

在黄海,怎么能不抓海呢?威哥带我抓了两次海,去沙漠沙滩查泥螺。每次挑两筐捡回来,给小贩卖五六块钱就可以了,还剩三块多可以去掉船费;秋天,跟着魏大哥去大洋河黄海路口抓螃蟹,一天赚三五块钱;冬天和劳改队、犯人一起去海边芦苇丛,既能挣得小伙子的工资,又能抱一担芦苇叶当柴火。

隋阿姨在家照顾她,每天端着热汤热菜回来。母亲的病也好些了。

在语文老师ieee研究员的指导下,文化馆给了我一张借书证,没事就去借书。一年下来,在煤油灯下看了三十多本国内外名著。每天早上,一双眼睛和鼻孔把煤油灯熏得乌烟瘴气,人们看到就笑。

转眼,一年过去了。父母在大家的照顾下好多了。我也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伟哥,回到了高三班。天道酬勤,终于考上了自己喜欢的大学。

上学前隋阿姨给了我牙科工具和脸盆,大哥魏给了我一本精装日记。据说他去丹东买的……

上了大学之后,我的第一篇日记写在了卫哥寄给我的日记本上。

青山绿水,地方情怀,地方声音,都是每个人都不会忘记的回忆。

有人曾经说过,如果你总是陷入回忆,那就证明你老了。

衰老是自然规律。老了有什么好难过的?旧的回忆和回忆还是那么清晰,那么温馨甜蜜,带着一点苦涩,真的有不一样的味道。对我来说,何乐而不为!

五十年后,我有机会回到家乡,我不用说我有多激动。但我最想要的是那些在最困难的时候给过我温暖的人。

隋阿姨和ieee研究员老师早就去世了,伟哥还在。

伟哥还住在自己家院子里新装修的瓦房里——。三代同堂,幸福知足。他瘦削的脸上布满了又厚又薄的皱纹。他很高兴看到我张大嘴巴。皱纹像盛开的野菊花。

小院子里的大槐树下,摆着圆圆的茶几和四把藤椅。他和我一起喝茶,喝西湖龙井。孙子媳妇不停的喊“爸爸”,倒水,点烟,送瓜子,很善良,很孝顺。

看着尚青瓦舍的房子,他的眼睛年轻时又黑又亮,现在似乎变得有点暗淡,但那两道浓黑的眉毛,虽然有些是灰色的,但仍然很浓。

他眨了眨干涩的眼睛说,“兄弟,‘本’是什么?是村里的乡亲!无论走到哪里,当你是神仙的时候都忘不了这本书!”

我知道这也是在怪我:几十年没有你的消息了!

深夜,躺在大哥魏家温暖的火床上,享受着他那有节奏的隆隆鼾声,激动得睡不着觉,一张张逝去的画面依然清晰……

乡村韵是什么?是亲人的关心和期待,是家乡人的鼓励和鞭策,家乡的山河情怀滋润着流浪者的心灵。

它就像一首古老的歌,一首悠扬而温暖的旋律,在心底吟唱,奏响。

回到北京后,我决定尽我所能记录下那缠绵、幽幽、厚重的故乡韵,作为滋养和养育故乡的回报。

故乡韵是世界上最美、最美、最悲伤、最刺激的节奏。

想念家乡的人,想念家乡的情怀,想念家乡的风景,想念家乡的植被,想念家乡的风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