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吹 ;撰稿人: 陈晔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北风吹来,足够的纸裂开了,风从足够纸的洞里进来,用冰冷的手抚摸你,把你冻僵了。北风呼啸,吹起了刺耳的口哨,屋外的树木随风摇摆。不时有什么东西从院子里掉下来,声音很重,是发出沉闷声音的箩筐,是发出铁声的铲子。黑暗中闭着眼睛躲在床上。风先是从门缝里进来,或者猛地掀起窗帘,然后就掉了下来。炕烧得好,冷了就压一些被子或者皮茄克。北风忍受着山里的冬天。北风过后,河水结冰了,形成了一个长长的冰面。我们会滑冰。

北风吹来,棉衣,裤子,夹克都穿上了。妈妈走了,没人做棉鞋,黑绒布做的棉鞋在供销合作社买的;戴着一顶栽有天鹅绒的棉帽子。爸爸给我买了兔毛,很保暖,耳朵藏在里面保暖。晚上在河滩看电影,睡得迷迷糊糊的跟着奶奶。回到家,我的帽子不见了。父亲回去找它,但找不到。有人看见有人捡,有人问,有人否认。供销社进了几个顶,没办法否认。不要责怪他们。那时候人穷短命,拿着茅草棍就能看到别人的东西。

北风吹来,小姨和小姨来了,她们从白洋沟门口的泉水里提水。提着水从桶里洒出来,有一阵子是冰。有时候,姐妹俩因为泼水在河滩上吵架。之后,我小姑一个人挑水,用无力的肩膀挑着两桶水,从王水到她家走了一英里多。中间休息几分钟。童年的苦难不算什么。它让人飞得更高,走得更远。他们在北风中长大,成了一家人的鸟儿飞走了,在城市里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北风吹来,山西二姑的舅舅来了。山西穷,不能吃白面。来这里可以吃白面,饺子。去这个亲戚家,过年就回山西。北风吹来,学生们过寒假了。我会替爸爸看学校,住教室,看学校财产。几个好孩子这个时候回来过年了。我们在这里聊天,谈初恋,谈未来。朦胧莽撞的青春总是让人怀念。年轻的这一天,我带着十几个孩子到前山告别太阳,举行了隆重的告别仪式,为辛苦一年的太阳送行,我们也在新的太阳下开始成长。

北风吹来,我告别了家,和爸爸爷爷住在学校。在大沙河附近的中学,晚上听着北风在大沙河宽阔的沙滩上飞奔。几十个人的大同店闻起来像稻草。煤火不旺不行。我的脚冻僵了。我父亲给我钱买棉鞋。我“主动买书”。我的脚因为寒冷而流脓,我穿不上鞋子,我不能做早操,我不能跑步,他们跑,我走在路上。回到家,父亲责备了很久。鞋子十五块钱买了一套喜欢的读物。这本课外读物开阔了我的眼界。从那以后我就很爱书,愿意“冻伤脚去买书”。直到寒假我才穿爸爸给我买的黑色绒布做的棉鞋。我走路的时候脚上有脓,班上有十几个女同学。他们都看到了。那时,我还没有长大。十年后,其中一个成了我的妻子。她和儿子说:“你爸爸当时冻伤了脚去买书。……”我经受住了北风的考验,当时的冬天真的很冷!

北风吹来,我来到保定。孩子们开始拔节。保定三年的冬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和智彪在雪地里去了新马,然后去了二姐的染料厂。她刚去宿舍上班“违规”用电炉给我们做了几个菜。她回来给了我们每人一副手套。我们俩唱着歌,走在雪地上回学校。我们开始喜欢绿色,校园里到处都是穿着绿色军大衣的学生。男孩和女孩以穿着军大衣为荣,脖子上围着长长的白色围巾。我没有母亲和妹妹可以编织,所以脖子上没有飘着白色的围巾,而保定的雪依然温暖,镶嵌着青春和回忆。

北风还在吹的时候,有暖气,有家,有成熟,有回味。北风吹来,冷冷的,却没有雾霾,空气清新干净,有一种岁月的芬芳,亲情的呵护。现在,岁月流逝,青春已逝。回望岁月,回望少年,回望远方,那首歌依旧清新,动情,动人。

北风吹,风中的雪吹进心里,有乡愁。我呼唤北风,希望北风帮我吹散浓浓的雾霾,还清纯的白雪,让我们诗意的生活熠熠生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