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 ,创作者: 钱红莉

  • A+
所属分类:点滴生活

春天的繁荣扰乱了人们的头脑。让人无能为力,一事无成。“扰乱心智”这个词是借用科莱特的。一年中的这个时候,我被困在这里,却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表达,直到遇见科莱特。

风吹东吹西,树叶抖动。叶子上的花像结一样,在风中扭曲,有些甚至在风中相互扭打。山茶花太大了,赢不了风,噗的一声掉了下来。樟树的叶子像风琴一样落下,这是一种深红色的运动。那些强风偶尔会停下来,仿佛一个人突然停下来长跑来调整呼吸——下午的这个时刻,异常安静。

打开电脑,听风琴,是《布谷鸟与夜莺》,快版,有盛世之意。《天使小夜曲》……,就像清晨鸟儿的歌声,让人从软绵绵的梦境中慢慢醒来,从温暖的被窝里拿出双臂,顺势一伸,然后回到笼子里睡觉——中国有句话:一千块钱难买。

在这里,我终于找到了人在春天一事无成的症结所在。太舒服了,一切都来自刚开的花初叶。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都无法逃离美丽的风景。神一样跳舞,挺烦的。尤其是那些红花,粉樱桃,桃花,夹竹桃,紫梅,海棠……,黄昏时分,让人第一眼就恐惧。那些蜷缩在树枝上的花太美了,让人不知所措。人类除了指指点点,戳戳,在繁花似锦的花丛前一事无成。以前在单位有持续性耳鸣,用电脑听音乐就不会这样了。我相信“天使小夜曲”可以治疗耳鸣。管风琴,一种有强大意义的乐器,是一种很长的风,很远的距离,但本质上与风不同。风很大,休息的距离也很远。就像在一片草地上滚动。时间是静止的,被浆果的甜蜜包围着。从听觉到味觉慢慢跋涉一点都不难。看来灯下读唐诗一点都不难。如果你遇到不熟悉的单词,《汉语词典》触手可及。

春天不能做事。翻翻书,看看图片就行了。拿一本《清秋雅七》,讲郭郭郭,郭郭郭,葫芦,陶罐,白玉,青瓷。其中,特别演员也是高手,更不用说王。和那些京剧大师一样,离开会场直接去打板球。男人在“玩”的时候总是有幼稚的天性。但是,这种天真也是昂贵的。甚至连抓挠、打扰郭果鸣叫的器具都要用象牙制作,象牙上要串上老鼠胡子。想想有多软。

花鸟鱼虫,号称四大戏。鸟,鱼,虫,中国人玩的好,我相信。只有这朵花,没有多少人玩出境界。繁花似锦,注定她无法无天。人,无论怎么进化,都跟不上花的植物学。自然界最珍贵的东西是那些具有植物性的东西,比如音乐、绘画、文字。尤其是后者,无法确定。它有着近乎神圣的光辉。春天睡觉的时候,我很烦——我担心春天浩浩荡荡地过去了,我无法反击。我不禁感到沮丧。我迷茫,抑郁,暴力,几乎失序。

另外,春天的月亮。它不再是水银之地。任何一种金属都有先天的空调,冬天的月亮都有这种水银气质。然而到了春天,它就不复存在了。更多时候是被一层雾包围着,像不透明的玻璃,带着光环,很难看到。当时群星来救场,只落了几颗,不比早期的农村好,因为没有阻碍,诗“像宫殿”体现了额外的慰藉。多年来,在城市的夜空中,诗歌的古老含义根本就不见了。在开阔的地方,你可以把天空挂在月亮上,天空看起来像一个穹顶。很多天象只能在古诗词里间接理解——用心和神去认识,就像做人一样。

写作的意义不仅仅停留在体表的单词“ ”,还有一种气息,是活的,是呼吸的,是字与字之间的呼吸。还有回声,心与神的回声。我一直有一个自吹自擂的理想。到60岁的时候,我就能写一本书,并通过它与时间竞争。现在所有的写作都在为未来做准备。作为一个梯子,它成功地把我送到了60岁的高度。

然而,这种幻想被春天阻止了,一直停滞不前。除了一天准备三餐的时间,剩下的时间都花在看书看花上了,心疼——这样宜人的气候不应该。写的时候差点睡着。这就让人怀念冬天的寒冷,零下的温度刺激人时刻保持警惕。除了长期睡眠,春天对人也没有好处。

春天总是用花和鸟扰乱人们的思绪。风琴一直和谐地演奏着,仿佛天使在排队领圣餐……。还有什么不自给自足的?作为一个小人物,我梦想为一些汉字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然后慢慢走到60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