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头顶上的盛宴 ;撰稿: 至情圣芦苇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我跟陈永春说,安妮宝贝至今印象最深的是她在春宴封面上说的那句话。大致的话是:我领你去赴宴,在你之上。对于这种看似不合理的说法,我想我可以想象当时的场景。这就是这篇博文名字的由来。

要知道,我后来变成了一个比较沉默的人,不容易表达,也因为话少而不够逻辑。因为小说,我意识到我有如此强烈的表达自己的欲望。在以前没有小说的日子里,我会在无所事事的漫长暑假里哭泣。我还记得那个莫名其妙的哭党,一场哭宴,在床上玩的时候哭。我妈说为什么,我说不知道,我觉得好烦,什么都没学到。然后在那个暑假,我开始学计算机。我很庆幸,因为无聊而哭的盛宴,让我成为了一个高中就知道做粗糙ppt的人。

今天中午提前吃了,晚上推迟吃。我的胃感觉很不好。但是因为这件奇妙的事情,我三次见到了丹婷姐姐,两次见到了小玲姐姐。吃完饭回来,遇到小玲,对她说,你知道吗,我在跟一天都要去食堂或者回宿舍的学妹打招呼。你可能觉得我想说的是食堂和宿舍的师姐们的生活。不对!我想说的是,我大三,不知道。我应该理所当然的认为我是一个肆无忌惮的大二学生,你还是一个漂亮的大三学生。现在才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结果你毕业了我在哪里?

你可能认为夸大一个人是如此神圣,以至于我还在象牙塔里,但我不能一直在那里。如果我说可以呢?今天听到一个消息,因为我的一篇文章,有人决定来面试。我的第一反应是,我能怎么办,跟你以前一样。我们都曾因为别人而恐惧过,我们总会因为上帝而发现世界的乐趣,为万物的存在设定一个特殊的定义或意义。

好吧,我铺了这么多。我想写今晚的宴会。好久没去编辑部了。上次只有我一个人说了这件事,还有我祈祷的珍贵对话。要知道,我逻辑的缺失,铺了这么久的路。

因为尼采的存在,整个过程充满了脑洞。我喜欢他们延伸一个普遍现象的文化背景。比如说,我们说的是蔡琴冷静笔法的小说片段,是伊栾“像鲁迅的小说”说的,然后尼采的戳是梗:为什么一个孩子用这样冷静的眼光观察,几乎是客观的,几乎没有任何感情。这个题目是抽象的,就是一个孩子对寺庙、教堂、佛寺里的神、圣母基督、佛陀是什么感觉。像白纸一样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可能偶尔会记得父母跟他说的关于信仰和上帝对人的权威的话。但是雕像本身有这种天生的神圣感来震撼孩子吗?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就像鲁迅对于中学生来说不知道这么大的现代文学背景,鲁迅对于学生来说永远是被折磨的,他的阅读经历也差不多。伊栾称他对狂人日记的最初印象为恐惧。

再比如历史和小说结合而成的新故事,引出王小波的疑问。我的思维停留在我的阅读经验和印象上。只知道读了一段时间王小波,然后一直在想性和抑郁症。蔡琴告诉我们,他在思考为什么王小波的文字如此吸引人,以至于人们一直在阅读,王小波对文革的态度与余华等人不同。我个人的感觉是,他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很现实。他的叙述悄悄告诉我们,他没有偏见,只是照常给人物讲道理。当然,有时他也会加入自己的声音,形成新的小说叙事风格。

写字的孩子比较沉默,善于把自己的想法用文字表达出来,而全能或者其他的孩子则善于把自己的想法用听得见的声音表达出来。如果你想问我看得好还是听得好,我可能会根据心情给出不同的答案,但我一定会给出这样的说法,我现在渴望成为一个把想法变成声音的人!

说话的时候词汇量极差,语法结构直白粗暴,比如“ this ”,“ that ”。而且我见过很多这样的人,眼神四肢深如树,接触很多,每一点都引出古希腊、先秦的文化轴心论,但表达很少令人满意,大大降低了整体。

凡是有思想冲突的,都应该叫大宴或盛宴。我很高兴你带我去参加宴会。总比每个中秋节都出去吃饭,每次都遇到不同的人好得多,所以学习难得的社交礼仪和人情世故要好得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