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金风与玉相遇 写文: 山涧流水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初夏的感觉很奇妙,和炎热还有一段距离。是绚烂的春天,转身回首。花还半开着,叶子是绿色的,还有芦苇叶在水里摇曳,完全彻底的绿了。春天的叶子是黄色的,还有一些冬天的残余。虽然它们已经从根部变绿了,但绿色还没有完全展开。夏天,它们一天比一天绿。

初夏,时间淡了,花儿在微风中轻轻点头,不经意间炫耀着自己的美丽。栀子花开了,赤裸裸的变白,花瓣慢慢张开,香气直往人的鼻孔里去。即使没有长满树的花可以欣赏,在街头摊位上看到一些栀子花也是令人愉快的。忍冬,包裹在篱笆或墙壁上的绿色藤蔓中,使其毛发卷曲,然后从花心中出来,一朵一朵地飘向空中。这些初夏的花在春天并不红,但它们的本色是纯洁无辜的。他们吐的时候说唐诗有点过了,宋词刚刚好。它温柔又凉爽,人心熨帖得很好,就像李清照的那句话,美得让人喜欢。几分惆怅,几分惆怅,就像黄昏的夕阳,给人黑夜将至的感觉,于是盼着星星。在风中行走,想到自己在夏天走过,就觉得幸福。

初夏的生物钟也变了。晚睡不像春天那么容易。每天早起的时候,我就把春天断断续续的瑜伽捡起来继续练。伴随着轻柔悦耳的音乐,一个人竟然在电脑前站了起来。放松身心,慢慢深呼吸,最大限度的伸展四肢,甚至感到疼痛。练起来很难受。坚持练习需要耐心和毅力,但每次练习后你都会觉得特别放松。瑜伽的效用就在于此。生活一如既往的快。一边欣赏风景,一边消耗体力。如果你走路,你不会累。你应该学会减轻你的负担。

初夏的时候,家里的花径直走到顶上,长得对阳台来说太小了。兰花,鹤是红色的,杜鹃在春天经过。红花凋谢后,只剩下绿色的。一天早上,当他环顾盆景时,白色的兰花竟然悄悄地开了。其中两个暴露在绿叶上,微微张开,芳香四溢。它们就像挂在绿树胸口的玉坠,甚至带来了玉的气质。叶子是绿色的,花是黄色的,绿叶衬着花,花是为绿叶而开的。夜里花悄悄来,叶子随时在那里等着。“金风玉露会赢得无数生命”。谁说叶子和花不是约会?

其实时间是一根线,时间是一架梭子,当我们穿上它,生命的织锦就织好了,而我们每个人在眼花缭乱的时候都在织锦的中心,只是没有意识到而已。当我们成为活跃的航天飞机时,生活在我们自己的手中是美好的。

樱桃也在初夏上市。以前樱桃上市,问价格就转开。为什么几十元一斤的水果那么贵?不要买。有一次,小姑给我带了一个蓝色的樱桃,尝起来又酸又甜,味道好到让我爱上了樱桃。原来樱桃难种,味道鲜美。难怪它们很贵。一个个在竹蓝里,像个乖巧的丫环,走在人前,红扑扑的脸令人难忘。女佣住在你的豪宅里,无形中带来了你豪宅的气质。樱桃也贵,从外到内都是红色的。太亮了,不俗气。当她出现在街上时,遇见秋香的是唐伯虎,第一眼,她心里就想她。和她家结婚真的很享受。不,在过去,樱桃应该是皇宫的祭品,普通人不能吃。也许樱桃是仙果,地上种了神仙。

初夏,太阳不是很热,把自己交给大自然,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去任何地方,都是一种享受。五一那天,我和家人去了黄山脚下,逛了逛屯溪老街,然后去了宏村。到宏村的那天,中途下起了雨,涉水深入街面,躲进屋檐下,雨落在伞上。伞下的我,就像路上的波浪,心不停的波动。我接触到真正的江南雨,不是江南的烟雨,而是江南的气质雨。不经意间闪进一个小邮局带着姐姐躲雨,长长的巷子带着我走进过去,我在寻找古村落留下的痕迹。在我面前,优雅的徽派建筑,低垂的眉毛,像一个古典的女人。别人看她的时候,她站着不动,任雨水淋头。这幅画中的村庄宏村,在雨天更温柔迷人,比在阳光下更优雅。

城市里的高层建筑的风格可以和灰砖歪角的城堡相比,就像先生和小姐一样,一个发展到空中看起来高大威武,一个保留着民俗风情,看起来美丽优雅。相比两种风格,《小姐》的美还是让人心动的。仔细看,徽州人也有初夏的味道,色彩在灯光下着墨,由内而外呈现出一种精致的建筑美,散发着历史的芬芳,是现代高层建筑无法替代的。家适合漂亮的地方,东西也不多,只要树木相拥,哪怕房子短,心情也好。

帕斯卡在读穆欣的《文学回忆录》时说“人是一根芦苇,自然界最脆弱的生命,但却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当他十几岁时读到它时,他的心怦怦直跳。初夏的芦苇是绿色的,但不脆弱。人,在风起云涌的股市里,坚信牛市还会继续,在思考什么时候盈利,什么时候赚更多的钱,正在变绿,就像初夏的芦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