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树 ,创作者: 春草葳蕤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我家门前有两棵杏树,是我喜欢花木的妈妈种的。杏树年年开花,杏儿年年结果。直到现在,我时常想起,它还是春天开满杏花,夏天开满甜杏,别提有多美多陶醉了。

你说那两株杏树,你妈就多说话。那是我妈最喜欢的树,那杏花是我妈最喜欢的花。那棵小杏树苗的儿子在妈妈的注视下一点点长大。然而,它们是由母亲用一桶桶的水浇灌的,母亲把所有的草都除掉了。他们一天天地长大,是母亲精心加倍的呵护。

每当一棵树的杏花在门口绽放,同时,春天已经来到门口。这时候,门前的两棵杏树,两棵杏花,正在盛开着,温暖着。杏花开得美,燕子飞。此刻,忙于筑巢的燕子飞向院子。呢喃的春语回响杏花,老房子的庭院与门前的小溪遥遥相对。

看门上的对联。它们依然鲜艳,鲜红的颜色也没有褪去。那两张红色的对联贴在暗门的两边,被风吹着。

就是杏花冷食临近的时候,我妈喜欢坐在院子外面,在满是杏花的树荫下烤春饼。晏婴倒在母亲院子的围墙上,杏花插在母亲裙子的袖口之间。妈妈的院子在外面很忙。

首先我妈把面板拿出来,把春饼馅拿出来。看馅,绿韭菜,黄鸡蛋,撒点小虾米,浅黄浅绿,闻着心里香。

只要我在家,我一定会帮助我妈妈。当然,只是交和拿,没别的。妈妈忙的时候骂了我一句:一个女生不擅长做家务,怎么做?以后想结婚,想生活,就什么都不懂了。你婆婆不说你,就说她妈没教好你。我只是笑着说:“亲爱的妈妈,别担心,没那么糟糕。”我不傻。我会尽快学会的。我会做的。我会做一切。你放心吧,你家等着我婆婆夸你教的女儿呢,呵呵。

母亲听了哈哈大笑:你惭愧吗?还是我婆婆。我不知道它在哪里。姓什么?还是那句话,想找个好婆家,一定要把家务学好。我的尼尔,好好学习,将来结婚,但要看你自己。妈妈点着我的额头,笑着说。

现在每次想起妈妈的唠叨,就像春天里的一朵花。一根弦,一根接一根,一只耳朵接一只耳朵,满满的耳膜,满满的美好,满满的母爱,都是母亲对女儿的爱和祝福。

我记得,每当杏花盛开的时候,每当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邻家的李家媳妇,前院和后院的大妈都不用喊,就来我们家了。有的带生面团,有的带干面粉,有的带备好的馅料。也有抱着孩子来聊天的,也有拿着针线活来到杏树下门口,看着妈妈和邻居烙春饼的。

妈妈,别提多开心了,发现了马扎木凳,泡茶。一边忙着煎饼,一边不忘招待邻居。别忘了对人夸她杏花树:你看,这杏花真好看,真的是戏文里唱的:杏花正旺……天还冷,就开了。今年的花比去年开得早,而且更漂亮。呵呵……

母亲看着树上的杏花,鲜艳美丽,心中充满喜悦和赞美,来这里的人也称赞它。奶奶也喜欢杏花。她妈妈每次做煎饼都会帮忙翻饼生火。

每次听到妈妈夸杏花,阿姨都说:“啧啧,真的,这杏花真好看。那一年,我们一起买了树。你种了两棵树,但我的没有。可惜了,不然就好看了。

你一定要这么说吗?一定是奶奶。你不喜欢。否则,如果你用同样的方式购买,你将无法种植它。邻居刘阿姨说了句。李媳妇赶忙说:“他们都说她是个爱花的姑娘。我的宝宝是女孩吗?我喜欢花,但我不会伺候花和草?”。

要我看,能不能伺候花草都无所谓,伺候孩子和公婆就行了。养花种草,再慢慢学。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生个胖孙子。你知道你婆婆等不及了。哈哈……阿姨说着,脸上挂着欣喜的笑容。

我听着,心里觉得很美好。也许我妈妈喜欢花,所以她有了我。心里想着,看着忙碌的妈妈被汗水浸湿的额头,阿姨在燃烧的烟草的帮助下翻着蛋糕,妈妈忙着把蛋糕擀出来。

他们合作得这么好,这么多年了,几乎每次都是这样。柔软的干草在烟草下嗖嗖作响,圆圆的蛋糕散发着韭菜的香味。蛋糕上印有淡黄色的花朵,使它们香甜可口。烟火袅袅,燕子低吟。鸡发出断断续续的叫声,狗在后檐下隔着一段距离躺着,眯着眼,不时摆动尾巴。

杏花似乎也很受欢迎。听了赞美,他们变得更加灿烂,更加自然,更加朝气蓬勃。其实杏花刚开始是红色的,含苞待放的时候最红,红的快要滴到树枝上了。晶莹剔透。

也就是过了几天,杏花渐渐变白,不再细看,以为细雪没有融进去,就淡淡地挂在树上,树也白了。就像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然后,杏花就会离开。一片片雨,像蝴蝶一样飞舞,高高飞舞。

有一句诗:衣衫湿透,杏花雨,吹面不寒柳风。杏花开放,潇潇洒洒,仿佛是故意想弄湿人的衣服,下一朵也不会停;风轻轻地吹在人们的脸上,带着杨柳清新气息的暖风,真的让人心旷神怡。

看杏花落满了树。村里其他的花都盛开了。李子、梨花、槐花……像贴着美丽诗句的杏花。他们从前到后走过村子,从巷子走到入口,把所有的美丽花朵一朵朵唤醒。杏花伴着远方牧羊人的笛声。随着柳絮飞舞,它们更自由地漂浮和落下,杏花落在村庄上。

杏花的碎片落在房子门口的草堆上,落在围墙上,落在小菜园里,落在妈妈身边翻菜饼的人头上……。不用说,那些春饼也粘上了杏花的味道,更甜更软。

杏花尽,杏子黄时,也是新麦下来的时候。妈妈开始和阿姨、邻居一起给新的麦饼贴牌子。这个时候,不管谁来,我妈都会摘一些杏子给别人吃,还会挨家挨户的摘给邻居吃。母亲常说:杏儿,你应该分享食物,分享快乐,这才是真正的快乐。多好,哈哈。

我喜欢妈妈坐在杏树的树荫下做煎饼。杏花在春风盛开。天气越来越暖和,植被越来越绿。放眼村外,正是春天。田野里挤满了人,麦田里的麦苗绿了,河水湍急,鹅鸭再也受不了了。他们只从村口展开翅膀,一路飞进河里。红掌在碧波中激荡,白蛉在碧波中飞舞,紫燕子也低飞,仿佛被卷到了水中。

村里的鸡咯咯地笑着唱歌,狗又高又低地吠叫。村子里的每个人都开始忙碌起来,不再躲在房子里,而是出来到田野里,在院子外面忙碌着。

第一个春饼烤出来的时候,我妈用刀把它切成很多小块,分发给我阿姨和我身边的人。自然是我的那份。吃甜春饼,别提自己有多美多幸福了。杏花开在枝头,从萌芽到落花,从青杏到黄熟,杏树就是母树杏树。妈妈总是喜欢坐在杏树下,很忙。和邻居聊天,做各种工作,或者做煎饼,包饺子,或者做点针线活……

又一个春天来了,想起家乡门口的杏树,想起坐在杏树下的妈妈和邻居;春天快乐,亲爱的乡愁,温暖的世界,一幅美丽的乡村水墨画。想了很久,似乎时不时有妈妈和邻居的阵阵笑声,一缕缕清香的春饼和杏花,清香扑鼻……

哦,杏花树,当我想起你,我会想起我的母亲,我的家和我亲爱的家人。会再次步入那种幸福,那种幸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