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过年的思考 创作人: 黄鹏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六年前,我家住在我爸的老家云南宣威。二十年没回老家过年了,那时候感触良多。

乡愁

爸爸的乡愁从哥哥的名字就能看出来。弟弟名叫“黄”,意思是父亲从1964年大学毕业就被分配到兴义工作了40多年,只是一次贵州之行。当时爸爸有三个地方可以选择,贵阳,安顺,兴义。之所以选择兴义,唯一的原因就是兴义离我的家乡宣威最近。

爸爸有四个兄弟,他是第二个。当时因为家里穷,只有一个孩子能读书,所以爷爷想出了一个办法,让一个孩子小学毕业后回来让另一个孩子读书,让每个孩子都有一点文化。我叔叔比我爸爸大五岁。他小学毕业的时候我爸十一,所以我爸十一才入学。但我爸什么时候进都无所谓。当他离开学校时,他已经大学毕业了。因为我爸上学这么多年,舅舅和姐夫都没上学。为了我爸读书,我舅舅每个月从老家走到盘县一中(80多公里)给他送饭。

从第一次听说这些往事,我就开始明白为什么父亲对家乡和兄弟们有那么深的感情。

就我记忆所及,爸爸对哥哥们的帮助从来没有断过。我们读书的时候,舅舅的儿子,也就是表哥,也在兴义读高中。后来他没上学,去兴义学了一年兽医。现在表哥是村委会主任,带着两个孩子,一个上大学,一个上初中,住在一栋两层的平房里。舅舅身体不好,每年的医药费都是爸爸负责。姐夫的儿子媳妇现在在兴义上班,家里已经盖了两层平房。不管是治标还是治本,爸爸觉得只要能帮就能帮,因为那是他关心的。

去年老家要修村道,父亲代表家里捐了八千。

对于云南宣威,小时候从小学开始填各种表格记得比较多,因为云南宣威必须填籍贯这一栏。后来大了一点,跟父母回去过几次。

我的家乡很穷,没有路,没有水,没有电。印象最深的一次是1989年,爸爸带着我们三姐妹回老家过年。到现在已经20多年了。二十年后,我的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那里住了几天,深深感受到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已经蔓延到农村的每个角落。

爸爸年纪越来越大,对家乡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今年我全家陪他回老家过年,爸爸好开心。

农历新年前夕的家庭团圆饭

每个乡镇都有自己的风俗。按照家乡的习俗,年夜饭要在松毛(松叶,书面语叫松针)上吃。据说这个习俗起源于清朝。当时外国入侵,每个村庄都被外国统治,当地人称之为鞑靼人。因为鞑靼人的残暴,在一年的30号晚上,人们同意在这一天杀死鞑靼人。达赖被杀后,满地都是血。为了掩盖血迹,人们剪下松散的毛发,铺在地上,开始吃年夜饭。从那以后,这个习俗就流传下来了。

每年30号,除了有人忙着准备年夜饭,还有人负责在山里剪乱发,一般都是小孩子做。二十年前,我体会到了上山剪松毛的乐趣。成群的孩子背着篮子在山上到处寻找,砍倒他们认为又绿又长的松树。把松毛剪下来放在篮子里,然后跑下山。是一种对记忆的童心和兴趣。可惜今年的松毛在我们来之前就剪了,不能让孩子们为家乡的孩子体验过年的乐趣。

松散的头发松散而柔软地放在地上,它们是绿色的,散发出一缕缕香味。美食一碗接一碗的放在松毛上,其中一个就是宣威有名的火腿。按照我家乡的传统做法,火腿煮熟后切成长条,半肥半瘦,肥肉红得发亮。吃了之后,肉质细嫩,油而不腻,咸中带甜,香气扑鼻。剩下的菜都是我们大厨张达的杰作,贵州云南风味。今年的年夜饭很丰盛。但是一堆孩子对吃什么完全不感兴趣,只觉得吃松毛新奇。难怪在城市长大的孩子,从来没有在农村过年过,更没有这么新鲜的过年方式。你看,几个孩子在乱蓬蓬的头发上爬来爬去,自得其乐。

想想也是。以前因为中国人穷,吃好饭就成了辞旧迎新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除夕晚餐不是吃什么或味道如何。需要的是一个血浓于水的家庭,一份温暖。看着全家人欢快的表情,我知道这一刻是一年中最幸福的时刻。举着相机,我记录下了这个珍贵的时刻。

生肖年;命运之年

30号早上,我坐在姐夫的院子里晒太阳。我朋友打电话来,她给我买了两件红色的衣服,因为今天是虎年,是我的生日。我恍然大悟,几年前我一直忙着演出,我妈让我给自己买一件红裙子。按照老一辈的习俗,这个出生年份需要红色的背心、红色的袜子和红色的腰带,里面和外面都是红色的,以避免恶灵、灾难和保护自己。

中国的阳历有很多起源,天干地支,子丑阴毛。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三个字的确切含义。我只知道十二年是一个周期。当农历十二生肖的名字与我的动物星座重合时,就是我自己的出生年份。这一年与我自己有关,对我自己有不同的意义。

回到兴义,我浑身通红。灼热唤醒了我沉睡的记忆!

1974年春天,父母给了我生命。我要感谢父母把我带到这个美好的世界。

1986年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出生年。那时候的我还太小,还没有选择和记忆。今年有幸成为兴义第一个小学六年级毕业生,追到了兴义第一所初中。我没有通过列表招生,而是就近招生。于是,我以超过兴义一中起跑线的成绩进入了兴义三中的校门。也许这段经历对我的未来有一点影响,但我从不抱怨,因为那不是我的选择。三年的初中生涯让我认识了很多朋友,20多年过去了,这些朋友还和我在一起,很欣慰。

1998年是我人生的第二个出生年。那时候的我,年轻,有活力,甜蜜,快乐。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当时的状态:上班谈恋爱,工作恋爱。

现在,它已经进入了生命的第三个出生年。贤者说得好:三十立,四十不惑。很遗憾站的那年没有位置,不迷茫的那年还在迷茫。这出生的一年来得很匆忙,突然感觉到青春逝去的恐惧。我不忍回首过去,但梦里总有对过去的回忆。我要重新定义我人生的第三个出生年份,以“ Ben ”为基点,尽我的职责,做我该做的事;以“生活”为动力,依靠生活训练的积累,抓住机会,“将装置携带在体内,等待时送出”,塑造积极向上的生活!

十二年是小周期,六十年是大周期。一个人一生可以有几个出生年份?平凡的日子,向前看,向后看,从青春到老年,只求平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