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架 、网友: 汤炳生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那年春天,县级机关大队从农校迁到城北公社工农大队的桐柏塘扎营。大团队属于营级,下面的连很少。我们的上海、越南、曲艺三个剧团,还有三个文艺博物馆,都是第四连的。剧团被组织成三排。大队来这里闭关学习,接受贫农再教育,学习工作半天。周五下午回家,周一一定要报到。

我们男生宿舍的双层床有十个人。门外走廊的柱子之间绷有绳子,专门用来晾衣服。屋前的田和水田的接合处也是竖起来的,晒被子晒衣服也可以。

宿舍前面这块水田是我们三排的,马上就要播了。虽然有拖拉机耕地,但人们还是要把土翻出来,打个小沟,把土挖直。这一天,我们排的男同胞都站在田边,看着贫农代表老李捡铁??用言行告诉我们如何工作。于是带着新鲜感,我们正式开始接受再教育。我拿着熨斗??田下,依葫芦画瓢地上下,左右用力挥舞。一个多小时后,我浑身湿透了。尤其是在田里放水后,光着脚,看水平面,把水面以上的土剪掉,把坑坑洼洼填平。于是我努力了一天大半天,脸上溅满了泥。

下班后洗完澡,换好的衣服洗干的时候,感觉带了两个衣架

完全不够。虽然门廊下有晾衣绳,

场地也有高边,但是一个宿舍十个人

能晾几件衣服?另外,你不能抢老师

在他们去占领那个小地方之前。

衣服烘干是个问题,我从来没想过!而且这个实际问题每天都要遇到,已经成为当务之急。我觉得用衣架最合适,因为不占地方。当时我们宿舍西边正在搭建一个简单的放农具的棚子,送去食堂当柴火的竹梢都可以用。我让搭棚的木匠师傅把竹尖切成两截,长35厘米,宽2厘米,中间有个洞,两头有个圆锥体,中间有个钩子,两头有两个木夹子。我厚着脸皮向木匠要了一块沙皮。我知道棚子里竖起的竹子绝不会出自名门。它们只是竹子的根和废弃的竹尖。不过为了晾衣服,我几乎用了铁杵磨针的耐心,用沙皮仔细打磨竹片,直到光滑顺滑舒服。我去食堂要了橙色的油漆,小心翼翼的涂了两遍,然后勾住,用制鞋线做了四个木夹子。嘿,一个自制的十字架衣架从我手里诞生了!

从此我白天汗流浃背,一晚上都是压着;我在田里撒猪,累了就没力气洗衣服,它就要承受又脏又臭的疲劳;没去田里的时候很轻松的洗了个澡,但是也不是闲的……。后来调到蔬菜组当副组长,和十五六个人互动,合起来叫“牛鬼蛇神”。有一次,当我们试图种植一种新的西瓜时,我们需要鸡粪。我们用船把鸡粪运回去,用簸箕把它从河里挑到田头,然后把土地撒到地里;各种蔬菜都离不开人粪,我们就去远方的公司把粪挖出来,一路拎起满满的粪桶……有时候累,有时候下雨,每天脱下来的衣服都洗不掉,只能委屈它,让它无法避免疲劳、恶心和臭味…/[/。

后来他和我一起去了农村的沈霞店干了十年,然后和我一起到处跑码头。

目前我家阳台上面挂着十几个衣架,有木制衣架,塑料衣架,钢丝衣架。只有十字架衣架是竹子做的。它的橘色漆已经剥落,最近中间的挂钩上也看到了裂纹。

女儿好几次想扔掉,我都拦住了。她莫名其妙地问我:没人要柴火的时候,你为什么要留着?我说我看着它就会置身于当年的场景,仿佛又闻到了它身上的汗味、酸味、屎味、臭味……它被太多的风、霜、雨、雪浸透了。留着吧,让我留下酸甜苦辣温暖的回忆。

温暖也来源于感觉:是我,我就是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