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 本文投稿: 山野

  • A+
所属分类:点滴生活

年终又到了。

周末去农贸市场看腌腊肠腊肉的人,人挤人,络绎不绝,感觉新年就要到了。随着时间的脚步,年离我们越来越近。然后我想起了一些过去的记忆。

小时候,孩子们会唱“胡萝卜,抿甜甜的,而孩子们则想过年。成年人想省钱”或者“胡萝卜,啜一口甜的,看到就要过年”。每天都拉着小手指着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那是期待的味道有时候,刚过完元旦,我就盼着离过年还有多长时间,这引发了大人的一阵批评。

当然过年的第一个记忆就是好吃,有新衣服穿,可以舒舒服服玩几天。你甚至可以和长辈一起给亲戚拜年。除了美食,还可以赚压岁钱。这样的日子通常是不可想象的。你不是说你有乐趣和压岁钱,但你只是吃你通常没有的东西。

一年四季一日三餐少吃带油的肉(过年杀猪留少量腊肉和油,应付一年的人情世故)。更别说让我们敞开心扉吃饭了。还有,每年养一头大猪也不总是可能的。到了冬天和腊月,地里的红薯都快吃完了,家里人会考虑养的猪是杀猪还是卖给粮站。如果家里经济状况好,自然要自杀吃饭。相反,我们还要交给粮站,因为除了拿到一定的钱,还有一定的粮食,可以在明年2、3月份生存。

年中没有杀猪或感染猪瘟,年底过年只割了几斤肉。这几斤肉不仅需要过春节,还得应付春节期间来来往往的人。所以,春节期间有好吃的自然是一种享受。说一年的期待可以实现,能不开心吗?

所以放开肚子吃,父母也不会过多干涉。在我们家乡除夕的中午,全家人坐在一起吃团圆饭,肉是必不可少的。第一天早上,通常是一种罕见的肉末面条。有些家庭在第二天的第二天早上吃饺子。除了这三顿饭,侄儿还像往常一样(舅舅)打灯笼——,喝红苕酸菜粥,受得了阴影。孩子们很少吃这么好的食物,所以他们都放开肚子,吃得太多,肚子鼓鼓的,不消化自己积累的食物。他们几顿饭后不吃东西,也不觉得饿。

我吃了美味的食物,穿了新衣服。大多数家庭给孩子买新衣服。我父亲挣工资来养活我们和岳母,每年他都要向生产团队支付大量超支。我家经常缺钱,但我父母还是挤出钱给我们兄弟姐妹买新衣服。但是,当家庭经济比较好的时候,就是蓝布衫了。更糟糕的时候,只有母亲跑去买白布和染料自己染。我们称之为农头白布做的衣服。这种布料洗后会褪色一次,有时甚至会把外套里面的白色棉布染成深红色和蓝色的花。但即便如此,也不能保证每年过年都会穿新衣服。

新的还包括鞋子。除夕下午,家家户户吃团圆饭,朋友们穿上新衣服、新裤子、新鞋,受邀一起玩。有些孩子只有新衣服和新裤子,却没有新鞋。当他们互相询问时,孩子们会说他妈妈正在为他赶时间,明天早上会有新鞋穿。妈妈在家要当生产队挣工分,家里还有很多家务。她里里外外忙得不可开交,有时候还不能保证我们有新鞋穿。虽然有点失望,但孩子哭着闹着很快就忘记了。然后长大了就不管了。

除了美味的食物和新衣服,新年还有很多东西可以看。初一初二,公社白天演戏,晚上放电影。我们离公社很近。自然,我们必须获得这个月最好的成绩。歌剧是由公社组织,各旅排练的样板戏。大部分电影都是《南北之战》之类的。年轻,没见过懂的,主要是难得这么多人聚在一起,热闹。平时严厉的父母也让我们疯狂玩耍,开心快乐,于是不知不觉,中年就过去了。总觉得自己还没吃饱,所以期待新的一年。

就这样,我年复一年地在期待中度过。上中学的时候,家里经济比较好。我不再和我的朋友玩疯狂了。寒假回老家的时候,我做作业,做家务,然后看一些书。年底,一家人磨豆腐、搅凉粉、推饺子,帮妈妈拆床单、盖被子、洗干净,用大扫帚扫墙角的蜘蛛网和灰尘,打扫屋前屋后的奇库林大坝,一切看起来都像过年一样。

一天吃了一点午饭,父亲说:“我写几副春联贴在门上,这样更有过年的样子。”。可能父亲过去也有这种想法,但是家里经济压力大,又累又忙,没有时间。现在有了这个想法,我就动手了,叫我们去供销社买些红纸,把大厅里的大桌子收拾干净,把墨水磨一磨,把写字用的笔送出去,把纸剪了叠好,父亲拿起笔挥了挥,一副对联出现在我眼前。按照父亲的指示,我们把写好的春联依次放在簸箕里晾凉,不一会儿就完成了好几副春联。介于红色和黑色之间,放在簸箕里很好看。

第二天贴在门上,喜庆多了。“在鞭炮声中,春风温暖了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从第二年开始,爸爸不仅给我们自己家写春联,还帮几个叔叔邻居写了很多春联。

现在生活好多了。什么都不缺。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只要能想起来,就能随时满足自己的愿望,所以人会觉得无所适从,期待的感觉也就没了,所以幸福感也就没有以前那么强了,年味也淡了。因为太容易得到了,没有期待一年后的那种渴望满足的感觉。其实这个道理是一样的。比如过去红岩传书,交通不便。亲人离家,朋友分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团聚,尤其是在战争年代,于是有了“一条家乡消息抵得上一吨黄金”的感觉。现在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谁还会有过去期待的感觉?

现在生活富裕了,以前一年可望满足的鸡鸭鱼肉,只要不怕挨“三高”就可以随时吃,一天吃三次。不用说,新鞋新衣。还有电影等精神生活。所以,我的愿望太容易实现了。没有期待的过程,我得到的东西会变得不那么珍贵,我的快乐也会减少。(当然,我并不怀念这种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相反,我讨厌过去而不是怀旧。过去过年的时候,每个家庭只分发少量的猪肉、红糖、白糖、豆豉,甚至还有盐和火柴。记得春节没有分家,提倡的是一个改变风俗习惯的革命春节。这不是正常的生活。)也许一切都很容易满足,而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年味也会褪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