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装有800元钱的信封 、本文投稿: 沉风

  • A+
所属分类:名人散文

800块钱还是学生的钱,后来我加了信封。黄色信封直立在书桌上,靠在书柜上。每当夜色越来越浓越来越深的时候,我常常会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会主动与信封进行从视觉到灵魂的深度眼神交流。一个多月来,一波又一波从信封里泛起的涟漪清晰地淹没了我的心。

800元钱,我真的不知道,在一个学生的心目中,这么多年它是什么样的分量,又经历了什么样的漫长岁月。

今年国庆假期的一个下午,我像往常一样在家里打了个盹,这可能就是我不关心自己的原因吧。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翻看手机,惊讶地发现有很多未接电话。其中,来电者地址为广东东莞,同一个电话有8个来电。是谁,你认识的人吗?对不起;我很抱歉;我很遗憾

当我回电话时,接电话的人是一个年轻人。那个声音似乎很熟悉,但我猜不出是谁。当我渴望抓住记忆中的一个身影。他先做了自我介绍。他就是魏秀瑞,现在流落街头。他今天要来我家和我聊天。从他的声音可以明显看出他很开心,但我想知道他是因为见到我开心还是其他原因。

魏秀瑞2006年高中毕业,当时我是他的班主任。十年了,但我仍然能清楚地记得他的样子。

五点钟,韦秀瑞敲门。什么这么隆重?当我打开门,看到他提着一个漂亮而丰富的水果篮,我问他。我好久没见到我的老师了。我想你了。我只是顺便来看看我的老师。没什么,他笑着说,大方地坐在沙发上。

毕业十年,除了他那张精致的脸,我最熟悉不过了。从他的举手投足,一言一行,我都很清楚,我作为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站在我的眼前。后来在我们不经意的交谈中,他的健谈和谨慎让我相信了我刚入行时的一个正确信念:让每个孩子都在平等和尊重中健康成长。

我说在这里吃饭,他一口就答应了,让我觉得很满足。吃饺子的时候,我们一直聊,聊过去,聊以前的同学。从他的叙述中,我知道他2009年大学毕业后,去了广东东莞的一家公司工作。因为他很努力,所以他真诚善良,报酬也很高。在过去的两年里,他年迈的父母独自在家。他回家建了一栋两层楼的房子。由于条件限制,他不得不外出工作,不能和父母呆在家里。他心爱的妹妹现在已经结婚了。当他讲述这些内容的时候,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丝的悲伤,看到了他对我的信任。

房间里的光线变暗了,我们打开了电灯。他说他要回家,明天回广东,今晚和父母一起回家。对于能想到父母的年轻人,我不想留住他们。他站了起来,但伸手拿出了钱包,这立刻让我大吃一惊。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正要说什么。卫秀瑞已经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马上递给了我。他说,这太长了,请给我我的愿望。看得出来都是100元面额的。

我不能要他的钱。我在心里坚定地告诉自己,一定不要向你要钱。但他坚持要我伸出手去拿他的钱。他见我没捡,非要塞进我口袋,我就堵了。他干脆把钱放在桌子上,立即起身开门出去。我仍然把他关在门里。我恳求说,我不会要你的钱。请把它带走,带回家给你的父母。

他回到大厅的沙发上坐下。我有钱。他说了很多感激的话,我知道他想说服我。我手里拿着钱,一边拿着他的裙子,一边试图把它放回口袋里。然而,他的决心真的让我很难成功。我只想,我不能拿他的钱。

我们已经在大厅里跑了几圈,当时我们正在为一叠钞票的命运进行激烈的比赛。外面,天好像快黑了。他说他要回家。我说我会带他回家。他点点头。我要去他家把钱给他父母。

我无法想象我们并肩出去,他对老师说了声谢谢,然后他就跑了,他的身影突然消失在校园的铁门外。我无奈回家数了数,800元。在这种情况下,我突然失明了。我该怎么办?我不能接受这笔钱。

然后,我默默地小心翼翼地把钱装在信封里,放在桌子后面。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对着一个信封说话,寻找过去。

2003年9月,是我高中当老师的第一年。魏秀瑞和大多数孩子一样,看起来害羞,穿着朴素,看起来天真烂漫,看起来充满希望。

发课本的第一节课,我发现有几个学生没有交费。我认为所有的课本和资料都应该发给每一个学生,这些学生的心不应该因为欠费而燃烧。结果,我做到了。没想到一个男同学下课后手里拿着一些资料书来到办公室。他就是魏秀瑞。他害羞地说他不想要任何信息。我让他坐在我旁边,一遍又一遍地问,直到这时他才说家里经济困难,没钱打听消息。说完,他低下头,眼睛湿润了。

我们是农村学校,农村孩子明白读书可以改变命运,但却要承受没钱读书的折磨。现在不知道当时说了什么,就想让孩子要书要资料,然后好好学习。旧课本不好用。我还记得,我说老师帮你解决了课本费的问题。你只需要努力学习。

他拿着书小声说了声谢谢,然后回到了教室。好像魏秀瑞说他高二的时候没钱打探消息。我也是这么想的,农村孩子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就是读书,绝不让任何一个孩子辍学。所以,我告诉他,老师已经帮你解决了教材费的问题。

他回到学校后,有一天,我们在大操场的榕树下聊天。当他拒绝接受我递给他的50元钱时,他突然告诉我,他将来有钱的时候一定要还给我,不管多少年后。

也许他帮助了一个学生。真的,老师只希望自己未来的路充满阳光,或者照亮别人。就这样,我和同学互相学习,互相鼓励,高三毕业了。回顾过去,农村的孩子能吃苦耐劳。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班的同学都知道我对魏秀瑞的帮助。我去学校给贫困生补贴的时候,我的学生并没有争取,而是提供给最需要生活费的学生。我仍然被一个团结友好的班级深深感动。

装着800元钱的信封还直立在我的桌子上。我想有一天我必须把钱给学生的父母。

现在,橙色的信封总是在灯光下,像一面斑驳的镜子。微弱的光线遮住了我的脸,或者深入了我的内心。一些莫名的敬畏涌上心头。从我是老师的角度来看,这是对成长的恐惧,善良,还是对生活的全部?也许所有的。

现在我还是一个普通的老师。面对我的学生,我经常会想起几句话。“无论我们飞得多高多远,你永远是我们最想念的人。无论我们在旅途中遇到什么挫折,你永远是我们前进的动力。”这份发自内心的心声,是都安高中学生对校长最深情的怀念。

装着800元钱的信封里,也有我对生命成长的关心和敬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