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尼亚奥·赖艺 ,文章来源: 苗连贵

  • A+
所属分类:名人散文

我们家的阳台又大又开,篱笆上有一个小平台,红绿相间,还有几盆花草,环境依旧安静,吸引了一些长翅膀的朋友探头探脑。

第一个来的是一只斑鸠,远远地落在阳台的晾衣架上,翘着尾巴,歪着头,对着我家眨眼睛。有鸟来真是幸运!我忙着抓一把米撒在平台上给顾客买单。它不领情,“扑腾”飞走了。但是第二天,站台上没有米饭。我又抓到米饭,第二天就被吃光了。如果是的话,是三个。“亚克大师经常来”。之后,斑鸠见我抢米,也没怎么躲,但还是远远地蹲在晾衣架上,身体朝外,随时准备起飞,但时不时回头看看四周的白米。我轻轻地放在纱门上,躲在远处。斑鸠吃得优雅,但很警觉。她吃了几粒米,抬头看着纱门,生怕我会突然出来——。鸟总是对人很警惕。

闪闪发光的大米也吸引了另一个种族。不久,吵闹的麻雀来了。大约是因为麻雀人多,或者是因为它们懒得争食,斑鸠就不再来了,所以我就成了这里麻雀的专属食堂。

麻雀来了,有时三四只,有时五六只。麻雀比斑鸠吃东西更警觉。他们拒绝面对对方。只有当我关上纱门时,它们才试图一个接一个地飞下来。它们的尾羽不断弹跳,这可能有助于突然起飞?他们啄米,警惕地看着纱门。他们几乎吃了一粒米,抬起头来。我隔着纱门远远地看着,他们一意识到我的沉默,就都飞走了“噗噗”。

有一次,我种水稻,故意打开纱门,想看清楚他们是怎么吃的,半天也弄不到一个。我增加了米饭的量,在站台上摊成一长串,非常醒目。同时,我尽量不去阳台活动,比如晒衣服、浇花。以这种方式示好,但是他们已经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和一整天没有出现了。最多,他们在空中吹口哨。当他们看到敞开的门时,他们毫不犹豫地飞走了。

麻雀在与人的交往中学会了精进,知道自己的智力和人一样好,人会用鸟不知道的各种器官去捕捉它们。人和其他鸟类可能会在人和鸟类之间建立相亲关系,但麻雀不会。是因为我们伤害他们太深了,而这种伤害的遗传密码已经积累到了它的后代身上,人在基因里被打上了“天敌”的烙印?

读冯骥才的《珍珠鸟》。它是一只非常可爱的鸟,不能认识人,也害怕人。当他在桌前的时候,他跳到桌子上,跑到他的信纸上,在他的钢笔周围跳来跳去,并且“点击”啄他颤抖的笔尖。他抚摸着它娇嫩的绒毛,没有拒绝,而是友好地啄了它两下。它落在他的肩膀上,然后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他轻轻地抬起肩膀。他没有醒来,睡得很香,抿着嘴,仿佛在做梦——一幅人鸟相亲的生动画面。

我家外面的鸟从来不进我家。

那天看腻了,我靠在桌子上打了个盹。突然,一只鸟飞了进来,在房子周围飞来飞去。啊,是一只麻雀!它落在桌子上,它的小脚轻轻地跳着,寻找桌子上的饼干残渣,飞到杯沿,啜着杯中的水,用后颈吞下。我也希望它落在我的肩膀上,我不会动,让它感觉像一块可靠的木头。结果它飞到我头顶,用喙揪我的头发,啄我的头皮屑,还发痒,这让我很开心。我摇摇头,醒了过来。那是一场梦。

其实人本质上是爱鸟的。鸟是有灵性的,它们看到就喜欢。但是鸟类什么时候才能像人一样,喜欢和别人相处,互相信任,自由交往呢?突然想起王维的一首小诗:“远望山,静听水,春暖花开还在,人来鸟往不惊。”

这才是应有的状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