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羊认识马,以评估岁月 |写手: 葛亚夫

  • A+
所属分类:点滴生活

羊年渐行渐远。问羊认识马,过去去过。年底回顾羊年,醒来“兴高采烈”。

那天,我去医院看病。因为一笔不必要的费用,我向医生要了一个理论。老婆见我面红耳赤,想尽办法争辩都没用,哈哈大笑起来:“真是“徐先生,刮痧医生!”我义愤填膺:医生能给我抓痒吗?老婆叹了口气:这是你的悲剧,你的命被人刮了!然而你被宠坏了,有人刮胡子,你遇到了你的知己!

她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把我和我的事业搞混了。我无言以对。谁叫我选老师的“清水衙门”。老婆讽刺地说:别自作多情“ ”,你要付出半价,只有清水,没有衙门。她的眼睛亮了:我明白了!你参加公务员考试,我们以后再抓他。我连连摇头:你不是故意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我妻子一直对我的工作持批评态度。同一个城市,工作时间差不多,但是工资差距这么大!我微薄的薪水让她的梦想无法实现。她催促我换工作,说,金子总会发光的。但作为阳光下最灿烂的金子,我在她的眼里是暗淡的。

羊年,“老师”成了替罪羊。在猴年,我将从破碎的石头中重生,按照我妻子顽固的偏见。

除了站在讲台上,我还喜欢“爬格子”,但对人类来说也是不够的。现在习惯用钱来量化成绩,一直徘徊在变的情况下的选秀费,证明不了写作。对于写作,虽然爱情比金坚好,但我只能感觉像是出轨。连我老婆都取笑我,追她也没去那么麻烦。现在她是老婆了,我还是个草根“坐在家里”。

几年前,他和文友“四棵树”组织了一个小组,发誓要撑起一片天空。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写了一些“豆腐块”,只为了换取稿费和补贴家用。但我知道,写作也许改变不了命运,至少可以改变我自己。

在羊年,我的文章还没有抓住重点。猴年,我不再赏鹤,冠猴。我要顺应自己的内心,描绘爱的文字。

和我侄子一起看“喜羊羊”。我妈唠叨:“谁像你这么大,孩子都开心。”我微笑着感受“鸭绿山”。我期待我的妻子,她又装傻了。我们都很清楚,我们忙于工作、赚钱、买房……。我们自己的事还没做很多,就敢拖累下一代。

如今,生孩子不是儿戏。妈妈不明白,我们也不明白。这就是代沟,是小农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冲突。妻子安慰妈妈,指着电视:我们也想要一只小绵羊,你喜欢哪只?妈妈突然笑了:喜羊羊宝宝。妻子看着我,自豪地笑了。人老了,像孩子一样,需要哄。

在羊年,很多人都死了。在猴年,我要集中精力,像一只未开化的石猴一样,享受生活,享受生活。

元旦前出行。妻子变了脸,刘海扎起来,换成了“角”。她大美地说:新年新气象,从头开始,不然装嫩会变老。我们站在山顶往外看。妻子喊道:“努力工作赚钱,好好生活,养个猴宝宝。”她热情地看着我:我过不去!好在未来。

《西游记》又重播了一遍。“弥补一下”。年底,我像一只准备出发的石猴,数着羊年,算着猴年要上的课:工作、生活、事业、爱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