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麦田 投稿: 关山狼刘杰

  • A+
所属分类:精选小说

如今,大多数村庄的麦田都很繁荣,已经枯竭。就像垂死已久的老人,在岁月的长河中渐渐老去,表现出一种孤独的寂寞。

每个村子都有打谷场,更大的村子甚至有两三个打谷场!麦田大多位于村长或通风良好的高地。夏收后,村里的打谷场成了孩子们的天堂,也成了每个村子最热闹的地方。

当“捻黄鸟、割鸟”的声音在空中回荡时,村民们正忙着清理打谷场,因为打谷场从初冬到仲夏已经闲置了半年,需要迅速整理好打谷场,以便小麦收割后能够及时晾晒和碾平。最好是一场温和的夏雨过后,村民们自发地聚集在一起,开始清除麦田里的杂草。贫瘠的麦田大多是野燕麦、铁扫帚等恶霸,必须铲除。因此,铲田是一项繁重的工作,需要密集的劳动。雨后,土地松软,大家辛辛苦苦地铲着拔着,很快就清理出一片麦田的轮廓。铲场结束后,光场随之而来。轻田是一项慢活,也是一项技术活,需要有经验、有技术的农民。一个老人牵着一对牛,拉着一个笨拙的轮子,慢吞吞地转着圈,但这个圈很讲究,边收边扩大也是体验的关键。这个过程叫做紧场。经过大部分时间,四个方向都很紧。现场看瓷的时候,要在车轮后面绑一个树梢,启动光场,这也是清理打谷场的最后一个环节。

小麦放在田里后,家家户户把本地区的麦捆晒干,等大家差不多把麦捆干了,就开始磨田了。在第一块地里磨麦子的大多数人都是村里受人尊敬的家庭。因为麦田刚被挤得水泄不通,场面不是很硬,很多麦粒会被压进浮土里。这就需要敬业的人带头磨第一场。然后是老弱贫困家庭,最后是那些人丁兴旺,劳动力众多的家庭。这是村里的惯例。没人贴,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合适反对的地方。家里磨坊的一个村子的人帮忙,从早上开始到中间三次,所有邻居一起帮忙。主人只是忙着准备午餐,准备食物包,或者等着磨坊经营者找到一些需要的零碎东西。等麦子和麦衣收在一起,大家就该吃午饭了。如果没有风,主人家的司库就待在麦田里等风。请帮忙的邻居来家里,或者油饼粥,或者腊肉炒土豆粉条拌汤……。大家聚集在主人家院子里的杏树下,随意而坐。吃饱喝足后,男人和一些会在田里捕食的女人去麦田里帮男主人养田,剩下的女人则帮女主人收拾锅,缝上有洞的袋子,准备装食物。

于是轮流磨田,麦子打完了,轮流会有村支书。磨麦的十天里,村里的成年娃娃们都面带微笑,喜出望外。——大人们因为收获而快乐,娃娃们因为缺乏约束而肆意。大人忙着夏收,暑假的娃娃自然散漫。现在他们几乎是武断的。那些勇敢的娃娃去河边玩水抓鱼;胆小的破娃娃们被困在地里,一会儿追着打,一会儿旁观,一会儿躲在草堆里,爬上高高的草堆炫耀自己的本领;还有刚会走路的裸体娃娃,被大人放在麦田角落里,跌跌撞撞学走路,然后爬起来走……。不管是在河里玩,还是在麦田里嬉闹,包括那些裸体娃娃,一旦到了吃午饭,都会去主人家混吃,主人家早就准备好了。

小麦碾碎后,麦田光洁,每天傍晚累鸟归林,云烧红西,大大小小的娃娃们聚集在麦田里,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玩陀螺仪;有唱儿歌的女娃娃,跳皮的;有男娃娃在草堆周围玩捉迷藏;有在田野角落里跌跌撞撞学骑自行车的;还有那些一起玩抓鸟抓鸡游戏的小破娃娃……。成年人以车轮为界,男女分两堆。男人抽烟喝茶,女人手里忙着缝纫。偶尔有一两个人喜欢说唱,占别人便宜,却不小心招惹了一个女人。他们是别人陷害的,想脱裤子,让小伙子吓得喊妹子娘,磕头鞠躬,求饶,导致长时间的大笑。在互相玩耍的同时,那个嘴唇上挂着两个吻的破懦夫也疑惑地笑了。她他妈的喊了一声“你懂什么叫破懦夫,笑你妈的脚!”引起一阵更响亮的笑声。

打麦田,多有磁性的快乐田啊!

随着农村劳动密集型的减少,小麦种植面积急剧下降,加上收割机的更换,村里的打谷场逐渐被遗忘,大部分都失去了功能。过去,车轮吱呀吱呀地响着,车轮骑在金黄的麦秸上,深深地被杂草淹没,草被扯开,你看到的是一块沧桑颓废、斑驳衰老的石头,没有一丝“

打麦田的喜悦只能在记忆中复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