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母亲的故事 :原更沙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母亲和孩子

文/枕溪眠

今天,我人生中第一次去做家教。我在初三看到一对普通、特殊、典型的母子。

这位母亲,按照他儿子的年龄,她应该四十岁左右,但她看起来像个五十岁的阿姨。她的头发粘在头皮上,好像三天没洗了,点点滴滴都是白的;脸上的皮肤没有好坏,但明显暗沉,不像用过什么护肤品;眼睛小,眼睛焦虑,没有精神;我穿的是很旧的运动裤——,应该是几年前买的。我上身穿了一件毛衣,面料也很旧,胸部下垂,不应该穿胸罩。这个女人满嘴天津话“。你应该快点写!”语气并不严厉,但我很焦虑。我恨铁不成钢,我想帮忙,但我做不到。

我们来谈谈这个孩子。开始辅导的老板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总说这个孩子有点特别。很多次之后,我以为这是一个智商低的少年。事实上,在辅导他的前20分钟里,我的疑虑仍然没有消除。——他是智障吗?刚进教室,孩子没跟我打招呼,也没自我介绍。就在教他前20分钟,他妈妈让他翻译课文,我看着。他语无伦次的话语,他的腿一直在颤抖,他的眼睛从来不看我,一直在看书,这真的让我很困惑。后来我慢慢发现,他的英语和语文基础还不错,说话流利连贯,所以我很确定他不是智障少年。

四个半小时——以上,我走的时候,他们继续——孩子没有休息一分钟,而是停了两次,妈妈给他捶背,每次不超过20秒。我学了两个小时的中文,然后是两个半小时的英语。显然,从孩子的话来看,他对母亲的安排——先写什么,写什么,都是非常不满和无奈的,逆来顺受就好。一个15岁的男人完全被母亲操纵了。

这个家应该很穷——从他妈妈的衣服和文具来看,这个孩子一定是这个家唯一的孩子——。从对他的重视程度和国家的计划生育时间可以推断,这个孩子一定是这个家庭唯一的希望—/[也许在这样的父母眼里,只有学习好才是唯一的出路,口才不好,运动不行,特长不行(除非能加分),职业技术学校不行。孩子即使坐了四个半小时,肌肉也会萎缩,身体也会变差,只要给孩子揉揉,只要脑子没问题,就会补鸭,只要成绩好。这个孩子刚刚进入三年级,我很难想象高中紧张的三年是如何折磨孩子和父母的。

这个孩子的内驱动力明显不足,他的电机大部分都是靠妈妈的外驱动力——。根据理论,这既不可持续,也不够强大。

其实我有什么资格评论这件事?我只是嘲笑百度。我妈没有她妈那么焦虑,但是视野很窄。我们农村孩子没有别的出路。好在妈妈一直认为健康第一,所以我很感激她。三年级的时候,我的内驱力很强,但是太强了,以至于我有点病态,总是不肯休息就死了。我没有明确的理想却死了,我并不以此为荣,所以我只是在锅里把锅黑。

中国有多少这样的父母和孩子,我能理解为什么会发生一些悲剧……

母亲的性格

文/魏怡君

每当看到悬崖上生长的松树,我就会想起我的母亲,也许是因为她的性格中有类似这种孤傲植物的东西,让我肃然起敬,佩服不已吧!

就我记忆所及,我妈在我心目中没有多少性别符号。在外面,她像个男人一样耕作和工作,回家后,她会缝纫和洗衣。

哥哥们长大后,妈妈开始考虑给我们盖房子,娶媳妇。然而,我的父亲是一个“药罐子”,我的家人根本没有存下任何积蓄。妈妈算了算要走了,别的都好买,只有打下基础的石头最头疼。其他人的家支付采石费用,然后用汽车运回。母亲付不起这笔钱。

那年冬天,妈妈买了一根烟,送给村里一些会拍山的人。他们让他们在村子东边的石头山上放了几把枪,大大小小的石头把整个地方都炸了。我妈和姐姐每天拿着钢推着大车,把石头一个个推回去。在那个寒冷的冬天,无论刮风还是下雪,总有两个瘦小的身影,一辆大车和另一辆大车,在往返村庄的小路上艰难地走着。

妈妈穿着一件厚厚的棉袄,是石头穿的,上面有五颜六色的补丁。看不到原来的颜色。

寒假过后,我坚持帮忙,但妈妈不让,说:“别担心你妈妈,她不会垮的,你要好好学习,如果你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她会少盖房子。”

经过一个冬天的工作,妈妈瘦了很多,刚捡了足够盖房子的石头。第二年秋天,三栋新房子竣工了。上梁那天,妈妈买了一长串鞭炮。当红色的鞭炮在房梁上爆炸时,妈妈的脸上露出了从未见过的舒心而自豪的笑容。

后来,我真的出了村,去了城里打工。刚结婚的时候,生病的父亲又加了一个新病。我父亲那一年一直发烧,用任何针都不起作用。发烧没有退,去县医院检查也无法定性。我凑了些钱,来到市医院。我被诊断为结核性胸漏。医生建议做手术,费用一万多元。

昂贵的医疗费用没有吓到我妈妈。当她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话“ cure ”!所以是走亲访友,借东还西。筹到一半钱后,妈妈让我先给爸爸做手术。

手术非常成功,父亲的身体也开始一天天好转。同一个病房的所有病人都说,应该让母亲陪在父亲身边。我征求父亲的意见,他说你母亲不会来了。

几天后,我回到家乡,问妈妈是否愿意去医院。妈妈说:“手术成功我就放心了。我最好多工作,挣点钱还债。我不能让你承受太多的饥荒。”我刚得知我妈为了多挣几十块钱,像个男人一样去采石场搬石头。看来父亲真的太了解母亲了。

一个月后,父亲出院了。那天,妈妈没上班,还特意在家炖了一只鸡。爸爸看到妈妈又黑又瘦的身体,眼泪就下来了,说:“我不该给我做手术!”

妈妈嗔怪:“你在说什么!当你在那里的时候,天空就在那里,当你不在的时候,我的天空就会坍塌。”

说来也奇怪,自从父亲手术后,他的身体逐渐变得越来越强壮,可以帮助家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妈妈很开心,她的生活更加有活力。几年后,她留下的饥荒都回来了。

近年来,我的家乡蒙山一直从事旅游开发,在鼎盛时期打造了一座世界罕见寿星的巨型雕塑,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络绎不绝前来瞻仰。

有一天,我还带着妈妈庆祝我的生日。到了英窝峰,我妈见峰上的松树不走了,说:“我妈本来不想拜寿的,但是想拜这棵树。这棵树上一定有上帝!”母亲说着,跪了下来,虔诚地磕了三个头。

我知道“上帝”我妈妈说了什么。它是树的精神、风格和灵魂。

一瞬间,我觉得树在母亲的跪拜中突然高大起来,成了母亲的性格……

母亲的生日

文本/万虹

今天是我妈妈的75岁生日。

我太没心没肺了,从来不关心这些事情,但是半个月前老婆一本正经地和我商量怎么过妈妈的生日。我说,我怎么活?生活就这样继续下去!老婆很认真的跟我说,老太太七十五岁了,应该给她过生日,至少我们都很关心她。我想知道我妻子怎么知道她妈妈的生日。我妻子解释说,她带她妈妈去体检的时候就知道了。

今天早上起来,老婆交代:晚上早点回来,别忘了今天是我妈的生日。我出去的时候,妈妈已经起床了。我真的很想跟妈妈打个招呼,生日快乐”,但是什么也说不出来。我盯着妈妈看了几秒钟,扔下一句“我离开了”,下楼了。

今天一整天都很忙,日程也比较紧。我一件接一件地冲。到了下午五点,我不得不再次谢绝朋友的晚餐邀请,赶回家给妈妈庆祝生日。

我一回到家,就看到妈妈坐在沙发上,失去了理智。她看着我问,“你回来了吗?”我答应走进家门,咽下了路上计算的“生日快乐”的问候。

桌子上有一个蛋糕和一些零食,这显然是我妻子准备的。去厨房看我老婆准备饭菜。我妻子告诉我,我女儿去练习羽毛球了。我还说她今天给妈妈生日买了好吃的。……我偷偷捏了一块鸭肉,嚼在嘴里。我慢慢退出厨房,回到客厅,可妈妈还是那么呆呆的坐着。

因为我妈妈看电视的时候眼睛会晃,会头晕,我妈妈已经很久没有看电视了,所以我们家的电视比较少。我坐下来,发现我的杯子里已经倒满了一杯热茶,应该是我去厨房的时候妈妈给我倒的。每次坐下来,我都会听妈妈给我讲一些收音机里听到的国家大事或天气预报。奇怪的是她今天坐着没说话。我赶紧跑到厨房问老婆:妈妈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我老婆说她买蛋糕的时候,给了杨芳一个羊羔娃娃。她拿回家后顺手递给妈妈说: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妈妈接过来,开心地拥抱着,笑了很久,和妻子说了很久。后来我老婆去做饭了,偶尔出来看她妈坐着发愣。当她问她时,她只说没什么,所以她可能想回家。

当我出来和妈妈说话的时候,我问她是怎么在老家过生日的。我妈妈说她从来没有过特别的生日。“我们对此不感兴趣”,她说。其实我年轻的时候没有过生日的概念。我妈经常煮一大碗面汤“ ”,最高的待遇也不过是在“ ”加个荷包蛋。

女儿回来后,我们四个人开始吃饭,每人倒了一杯红酒。我们三个人一起向母亲敬酒。在我们喝完“之前,祝你生日快乐”,我妈一口气喝了半杯酒……

我给妈妈拍照的时候,她把小羊娃娃抱在怀里,开心地笑着,看起来有点害羞。后来,我们三个分别和妈妈合影。老人非常有名,耐心坚持用一个姿势和表情和我们一起拍所有的照片。然后我说,你应该想一些祝福,许一个美好的愿望,吹灭蜡烛。我妈等我话音落下,满嘴“噗”吹灭了蜡烛。我赶紧问,你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吗?你许过愿吗?我妈果断地回答:我已经想过了!逗得我们三个都笑了,我妈也忍不住笑了……

当然,我做蛋糕。我给妈妈切了一个大蛋糕,但她只吃了一口,拒绝再吃。——她老人家吃不惯奶油的味道。我又得给她弄点果肉和巧克力,最后果肉被吃了。巧克力显然不适合老人的口味,留在了盘子里。

吃饱饭后,妈妈直接跑回房间。我进去给她打开收音机,聊了一会儿。我真的很想回家,还在想着家里的姐姐们。我安慰了老人一会儿,然后她说:“你可以打开电视,我来听收音机。”我问:“妈妈,你今天生日快乐吗?”我妈笑着说:“我当然开心,这么开心,就是你不应该花那么多钱买那些不好吃的东西。……”突然有被雷击的症状,感觉又哭又笑。

这是给妈妈庆祝的第一个带蛋糕的生日“ ”,让妈妈很开心,也很感动。我想郑重地对我妻子说谢谢,但是我找不到我妻子去了哪里。货去邻居家打扑克了!

是为了纪念和纪念母亲第一个庄严的生日。?

我和妈妈

文/颜

我妈30岁生我,我今年70岁。虽然看起来终究不像70岁,但岁月并不能用不同解释一切。曾经性格很坚强的母亲,这两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慢慢地她也为我们学会了包容和理解,这也是岁月带来的一些快乐。

我和妈妈的关系似乎比我的两个姐姐还要微妙。首先,我是三姐妹中最小的;其次,我从小就跟着妈妈姓,也看出了妈妈当时对我的期望;第三,我和妈妈的农历生日是同一天,也就是7月18日。但是,我和妈妈一直都很陌生。小时候,我一直和奶奶在一起,直到6岁上学。后来因为成绩优异和妈妈的期望,我9岁就离开父母去县城上学了。因为环境和妈妈火爆的性格,我一直都无法和妈妈沟通,但是我对父母的爱从来都没有在我心里脏过一点。

除了她自身的性格因素,母亲火爆的性格对她与父亲的经历更为关键。毫无疑问,年轻的妈妈是好看的。另外,她很有能力。她十几岁时负责一家乡镇医院。他年轻的时候,他的父亲不仅长得好看(他们当时的照片可以清楚地证明他很帅很帅),而且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在农村当家。当时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相爱了(他们不承认,但我觉得肯定是相爱了),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父亲被陷害,母亲被送回家。虽然最后他们在一起结婚了,但是生活的阴影让我妈的性格变得很厉害,至少在我的记忆中,她的脾气一直都很怪。试想一下,人到中年,要适应农村生活真的不容易,更别说养活我们三姐妹了。

虽然她妈妈性格火爆,但能力却是首屈一指的。

我的母亲能够管理我们的家庭,直到我们的三个姐妹成家生子。那时候我妈还是那个家所有人的最高领导,她的话就是最高指示。

母亲的病情给孩子带来了一定的压力,有时甚至是巨大的压力,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然而,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是对的。

两年前,我妈妈真的觉得她的性格应该改变。

很长一段时间,我妈一直为我离婚伤心欲绝,所以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我身上。和我当时一样,考虑到离婚对母亲的影响,我在经济上尽力给她,弥补自己对她和父亲的愧疚。然而,我妈妈一点也不感激,她完全准备好和我没完没了地在一起。两年前,当我处于各种情况的低谷时,她不仅没有理解,反而在她出口的时候发展成了一种责骂的情况,所以我和她发生了彻底的正面摩擦。那次摩擦后,我已经觉得不舒服,在床上睡着了。我妈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走到我床边,把所有的劝解都告诉了我。后来,很明显她在改变自己。但我还是喜欢控制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当时我常常在想:妈妈,你什么时候才能放下心来?幸运的是,今年以来,妈妈很少或几乎忽略了我的工作和生活,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没有母亲的一些干扰,我的心态和情绪都得到了很好的调整,工作和生活也相对顺利……

妈妈,我女儿一直记得她对你的爱,记得她对你的养育之恩,但作为母亲,她不能把孩子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为所欲为。她的孩子和父母都应该有一种尊重和理解的感觉,这是相互的情感。

妈妈,你一开始的高期望让你所有的希望都落空了。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源于爱,但是妈妈,你爱的方式是不正确的!所以,妈妈,我会用另一种爱的方式和儿子相处,给他温暖和鼓励,少给他责备,多给他关心和爱,多给他正确的引导。再说,让时间检验他的努力。儿子健康的身心是最重要的财富,独立的人格和思想是父母最大的财富。

妈妈,我能理解你的苦心,我也能理解你当时不可能有我现在的想法,但是,妈妈,我不会错怪你的,既往不咎!无论如何,我的女儿永远是你的女儿,我的妈妈永远爱你!

母亲的白千层

文本/吕敏

每当“雪绒花”的手机铃声响起,我的心就突然一缩。糟糕的想法闪过我的脑海,我颤抖的手指滑过答案。我妈早在电话那头就嘀咕了,说她喂的三只鸡突然死了,隔壁叔叔家又添了一个胖小子。河对岸的半亩玉米长高了,父亲的胃病又犯了。新挖的野菜又肥又嫩,每次坐班车都要给我带过来。

我不常回家,电话线像生命线一样串联着我和父母。“雪绒花”后来我妈高兴地说:“你三姨要娶女儿了,今天请我帮她穿鞋。那龙凤被套一百多块,真漂亮。当时给你缝的四十块被套是最好的。”在村里,母亲是公认的“有福之人”。她为了上学生了两对孩子,现在都有工资了。在村里的婚礼上,要求母亲缝一份嫁妆陪伴新娘,以此来表示幸运和祝福。这四个孩子都在城里,但他们的父母喜欢住在乡下的旧木屋里,拒绝去任何地方。房子前后和地里总是有无穷无尽的工作。他们根据季节种植各种作物和蔬菜,并把它们装在篮子里送给别人。

母亲去帮助别人,我却回到了十年前的意境。我化着新娘的妆,在粉香气环绕的小屋里,在满屋子摆放的五颜六色的嫁妆中间,在角落最不显眼的地方,我偶然发现了一个包裹着20双五颜六色千层的包袱。鞋底都是厚布底,一层一层的粘合在一起,然后一针一针的给出一个笔直的厚底,缝线凸起对称排列整齐,看不到手工缝制的痕迹。更让我惊叹的是,每双鞋都有精美的手工绣花鞋垫,绣有凤凰、鸳鸯、牡丹、梅花、百年良缘、幸福人物等。,有漂亮的颜色,漂亮的图案和柔和的线条。

记得那天我拒绝妈妈拿布鞋,妈妈淡淡地对自己说“要不是你,做不做都是我的事”。后来发现妈妈的眼睛不如以前了,需要我帮忙穿针引线。原来我妈晚上经常用灯缝东西。

布鞋被两根或两根红丝线牵着,连扣子都钉得没有遗漏,整齐地叠在我面前。那一刻,我的眼睛是朦胧的。在天空和泪水中,我仿佛看到母亲皱着眉头,弓着背,在灯光前的墙上投下一个大大的影子,一只手在空中上下晃动,手里的针不时在新添的银线中抽出。

记得初春的傍晚,天气忽冷忽热,母亲经常患气管炎。她每次咳嗽,脸就变红。她喘着粗气,用手抚着胸口,胸口上还戴着一个鲜艳的顶针。秋收后,村里的妇女们聚集在村里森林旁的草地上,开始了长时间的聊天和慵懒的休息。母亲独自坐在她家门前的老榆树下,在针线筐里开始了另一种耕作。秋风阵阵,树叶婆娑,母亲绣出了她心中的山谷,蹲成了村庄的一道风景线,装点了我一生的梦想。冬天滴水成冰的早晨,妈妈把院子里的雪打扫干净,把一桶热气腾腾的饲料放进鸡舍和猪圈,匆匆洗了洗干裂的手,开始收鞋底。长长的线缠绕在手指上,会留下血渍,但不会摩擦任何润肤油,以免弄脏要完成的工作。寒暑时节,地上的叶子一层一层地掉,地里的庄稼一层一层地收,母亲额头上的皱纹一层一层地添,母亲千层的底被一层一层地抓。

箱子装满了上千层,沉甸甸的。母亲会把女儿的思念和祝福拧成一根长线,然后一寸一寸地缝进厚厚的鞋底,这是为了让女儿一生都在鞋和脚的摩擦中体验温暖的母爱。也许,这一夜,妈妈还在为最后的工作钉上一颗扣子,打了一个完美的结,然后一个个数着摸着,再把这微不足道的嫁妆放在最微不足道的角落,完成了她最沉重的烦恼。

在纷乱的人群中,妈妈挤进屋子,仔细看了看我,然后心满意足地走了出去。当我离开时,我走出了被人们包围的小屋。我只听到一个沙哑的声音在叫我的昵称。我知道我妈妈痛苦的时候失声了。我抬起头,与妈妈的眼睛相撞。她的眼睛又红又肿,她认真地擦去眼角的泪水。她试图用沙哑的声音说“洪二。当我去做好人……”的时候,我的心碎了。

很多年,我都舍不得穿妈妈的鞋。在那个红色的行李箱里,我完整地保存着母亲的心血和想法。搬进新房子,把盒子放在卧室干燥的角落里。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打开盒子,看看每只鞋的缝线和纹路,就像研究妈妈额头上的皱纹和手指上粗糙的裂缝一样。在过去的十年里,鞋子一直保持着以前鲜艳的颜色和帅气的造型,就像永恒的母爱一样。

每次回家,妈妈都告诉我要“乖”。我知道“ good ”的内涵,也就是说她千百次地教导我:做人要有本分,要大方,要孝顺老人,要善待他人。母亲的话和她一样直白、厚重、耐人寻味。农村老人有句话:嫁妆要穿一辈子。我明白,鲜花婚纱最本质、最简单、最坚固、最有价值的部分,是母亲一层一层带进千层底层的深情。

扛不动了,很难过,带着妈妈的千层底,想起村头木窗里的光线昏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