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道路巡逻室过夜 、笔者: 王星铭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从包头出发,一路向东。经过岱海和长城,我们终于踏上了山峦重叠的丰沙铁路线。

看着呼啸的火车,蜿蜒穿过群山和幽深的山谷,听着永定河在山脚下奔跑、跳跃和歌唱,每个人的心情都是愉悦的。

步行宣传队的横幅在前面飘扬。旗手是大莉,中间走着四个女同学和四个男同学,后面走着队长朱仙。朱仙个子不高,敦实苍老。他背着紧急干粮袋和药箱。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我们穿过1号隧道,准备停下来休息。队长从后面追上来说:“先不要休息,过另一条隧道就行了,就是我们今天落户的瞿霞村,还是坚持下去吧。”几个坐在地上的女同学嘀咕着,没人理他。虽然队长平时敢当第一,吃苦耐劳,但在几个女同学面前显得很无力。

船长放下行李说,“姐妹们,要不我们先唱首歌?”

“唱什么?快喘不过气来了!”

“让我们唱一首简单的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克服一切困难去赢!”

大家都闷着,谁也不吭声。这时,旗手大礼站起来说:“加油!让我们听听船长的话,振作一下。”几个男同学一起附和唱歌。

再唱一遍,大家都激动起来,再唱一遍,情绪格外高涨。大李趁机开玩笑:“前面有英雄连队,连队里有大馒头等着我们”。

“是吗?天亮前让我们休息一会儿。不然吃不了大馒头!”男队友喊,女同学听说有解放军送的大馒头吃,就激动的站起来走了。再过几分钟,我就要走到2号隧道口了。路边警示牌上写着“超速”,下方标有1330米。

“哎呀!还有三英里,是刚才隧道的两倍多!”

“走吧。这是狼出没的地方。不怕就可以休息。”旗手大莉开始向隧道走去,女同学们也急忙跟上。人走着走着就觉得隧道是空的,再往里走,回声越来越大。走在前面的女同学被回声效应吸引住了,大声朗读了《红军不怕远征》这首诗。过了一会,后面的男同学也参与进来了。笑声和朗诵来来去去,声音震动着整个隧道。

突然,隧道突然失去了光明,一片漆黑。听到后面的机长喊:“火车来了,火车来了,快点靠墙!靠墙站着!”每个人都本能的靠在隧道边上,生怕自己背的行李被火车刮到,一个个屏住呼吸。当大眼睛铁龙咆哮时,隧道开始剧烈震动。我用力抓着墙,好像摸到了手里一团松散柔软的泡沫,向我身上飞了下去。我颤抖着,闭上眼睛,双手用力挖着墙上的缝隙,全身紧紧地贴了上去。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五分钟,等着那辆带着刺鼻油烟味的隆隆机车渐渐远去。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就听到队长大喊:“跟紧点,别回头,赶紧跑!”大家真的很听话,一个个走出隧道。

你一出洞,看着我,我就指着你。黝黑的脸,黝黑的手,像一个从魔法洞穴里跑出来的黑鬼,笑得前仰后合。

如你所见,丰沙线通车十几年了,每天都要通过这条隧道运送大量的物资和煤炭。隧道两边的墙壁已经被火车排放的烟雾厚厚地覆盖了。

天空开始变得灰暗,月亮悄悄地升向天空。附近的铁路巡警房也亮了。一个年轻人站在房子门口,看见我们黑着脸走过来,赶紧招招手,会心地打开了门前的水龙头。他们慌慌张张嬉闹着,洗掉脸上的黑灰,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队长想着打听一下瞿霞村的情况,看到那个少年要进屋,就把我拉了进去。内外有两个巡逻间,外屋宽敞,有一些木板和巡逻工具。进了里屋,像一个家,一个柜子,一个火炉,坐在土炕上,一个老烟枪。听说我们要去瞿霞村,老师傅慢吞吞地说:“去瞿霞村,先过前面的7号桥。过桥后,你必须向南走五英里。”队长一听,有点无语了。地图上的一个小点和实际距离相差这么大。

外面的队友听到屋里有动静,纷纷进来。老师傅看了看大家,拿起烟袋,敲碎了。他吹了吹说,“天黑了。你不能再往前走了。前方有洞穴和桥梁,非常危险。”

“我该怎么办?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吃饭和生活是个问题。”女同学迟疑地看着队长。

小伙子说:“你要听我师父的。他是这里的老工人。”

老主人深吸一口气,拉长了声音说:“天一黑,就不允许任何人在桥的另一端。今晚,你只能将就我一个晚上。”

女学生听说要住在这个简陋的巡逻室里,显然不愿意向队长投诉。老师傅一听,来了心情:“怎么,这里还是太苦了!你知道建造这条铁路有多难吗?”

老师傅说着,用力吹着烟壶,压着烟丝。

“十二年来,这条丰沙铁路有很多很多人不知道的故事。”

大家听着,满怀期待地看着老师傅。

“这条铁路始于1952年,于1955年竣工。4万多名军人和农民工参加了施工。在这条100公里的铁路上,架设了81座桥梁,钻了65条隧道,牺牲了108位同志。”

“哦!平均一公里要牺牲一个人!”

“没错,光是这条二号隧道一次就牺牲了22位同志。”

老师傅说这话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又叹了口气。

“前洞大面积坍塌,让正在里面工作的士兵窒息。”房间里传来一阵震惊。

“当时国家困难,没有物资设备。隧道是士兵用钢和大锤一点一点挖出来的。”

“用钢和大锤?”大力不解地问。

“可以!有了钢和大锤,你就可以把一块石头炸掉,一点一点推进去。想想看,要穿过这条三英里长的隧道需要多少个洞?”小伙子走过来补充了一句:“死去的20多位同志大部分都是师父的老乡,其中两个是他的亲戚。”老师傅扭过头去揉了揉眼睛,屋里静悄悄的。过了一会儿,一个女同学小声问:“这么多人来这里工作,你每天吃什么喝什么?”

“我说怕你不信。当时吃咸菜煎饼喝下面永定河的水。”

小伙子又插话了:“师傅当年是铁路兵,通车后跳槽去了外地。他没有回老家。他一个人在这里做道路检查员。这些年来,他经常给我讲那些死去的战友。”

安静的房间增添了一点庄严。大家面面相觑,互相交流。不时听到女同学窃窃私语。这时,队长站起来清了清嗓子,挺直了腰板,一本正经地说:“同学们,老师傅的话大家都听到了。要发扬铁路战士艰苦创业的优良传统,学习工人当家作主的革命精神。今晚我们来一场‘学英雄练心’的革命实践。你不会有意见吧?”旗手大礼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挥舞着拳头喊着口号:

“学解放军!”“学学铁路兵!”“向工长致敬!”

下了炕,老师傅挥挥手说:“好,我来做饭。让你尝尝这里的咸菜和煎饼。”

“腌煎饼?”女同学不解地问。

“哦,把面条软化,把咸菜切碎,包好卷出来,放在铁箅子上煮就行了。”

女同学围住老师傅,看他用筷子搅面团;小伙子从墙角的坛子里捞出一碗咸菜;男同学跟着忙活,切菜,烧水,泡茶;船长和我去外屋玩木板,收拾行李。几分钟之内,吃住都做好了。

师徒做,让大家尝尝。一切都做完了,这顿饭就结束了。

后来才知道这个“泡菜煎饼”是当地的特色小吃。也许是因为制作容易,所以它的正宗风味一直被普通人使用。

老师傅收拾了一下土炕,转身对队长说:“我们第二天晚上该巡路了。请安排大家早点休息。”同学们看到老师傅离开,都起身去门口给他送行。

没等人家走远,巡逻室又开始窃窃私语。有些人想去土炕,有些人想睡地板,有些人想分享他们带来的干粮。

队长说:“女同学在里屋学,男同学在外屋学。谁吃干粮,谁到门口。”大李顺把队长和他的背包抬到门外,又把干粮袋拿下来拿在手里。

外面雾蒙蒙的,山野又灰又孤独。远处黑暗的隧道里,闪烁的闪电。山脚下的永定河水泄不通,奔腾的河水向东方发出阵阵呼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