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洲 :创作: 言子

  • A+
所属分类:点滴生活

经过一天一夜的雨和水,河水终于动了,哗哗的流水声令人心旷神怡。

孤独的人骑着一辆破车,逆水而上,来到河岸的一个缺口处。它们像风中的鸟儿一样,骑着自行车飞下河堤,进入郁郁葱葱的河洲。

孤独的人把车停在绿地上,袖手旁观停在河边。白在水面上扑腾着,找到了鱼虾,在对岸停下来吞下去。渔民们沿着河岸成排坐着,有老有少。他们使用的鱼竿从几千美元到几百美元不等,是半机械化的。曾几何时,简单的竹子不再被使用。在河洲上,有汽车和摩托车,还有渔民的交通工具。

鲶鱼可以从早到晚坐在河边,一句话也不能对任何人说。渔夫的眼睛从未离开过河流,但流水呢?还是流水里的鱼?还是流水中的天空云?一个热爱钓鱼横流的人,一生与水和宁静作伴,看似清闲,本质上吃苦耐劳。在一个有毒的日子,这些人像树一样静静地坐在河岸上,让阳光烘烤,让水蒸气蒸;在寒冷的日子里,这些人仍然像树一样独自坐在河岸上,任凭寒风吹拂,任凭冰雪吹拂。有的渔民,刚下完大雨,就踩着大坝的浑水走进河堤,踩着浑浊的河水走进河中心,找一个浅水的地方,独自钓一条长小溪。风很大,死人也是这样。河中心的渔夫,穿着塑料斗篷,塑料雨衣,一双赤脚,被流水淹没。为什么这么难?当流水倒流时,孤独的人可以看到一个戴着竹帽,穿着棕色蓑衣的渔夫站在流水上,竿上没有鱼钩和鱼饵,正在为名声而捕鱼。还有一个来自一个在冰冷的江雪中钓鱼的老人,他捕捉到了无边的失落和孤独。目前,这些渔民既不是为了名声,也不是为了挫折。那些为了名利而钓鱼的人不会浪费时间面对一条河,他们的钓鱼应该在嘈杂的地方。孤独的人,仿佛是河岸上的渔夫,没有鱼竿,没有鱼钩,钓着名利,钓着失意,钓着清风,钓着天空,闲着,静着。

孤独的人从下游大坝一路走来,看到了这片开阔流动的河洲,便停止了行走。闸坝像水库一样拦截河流,又深又宽。可惜是死水,不能流。鸟儿不喜欢死水,喜欢流动的河水,在这片河洲上飞翔嬉戏。尤其是白似乎更喜欢这片流淌的河洲,与微风共舞俯瞰流水。城市把一条河分成大大小小的水库。城市人似乎有这样的特权和优越感。城市人可以在旱季走在河岸上,享受丰富的河水。城外的河流,尤其是坝下的河流,与坝上的不同。孤独的人一年到头都在河边徘徊,看到的是同一条河,有富有贫,有干有荣。从他们居住的城市开始,河流向下游或上游流动。在城市附近,这条河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水库。水库下面,有一个不动的河床,几个浅浅的坑,露出一条河的对岸,赤裸裸,丑陋不堪。很丑。沿着这片河洲,孤独的人们多次看到干涸的河流,河床上满是黄沙,甚至一滩死水也被公用事业吸干。上上下下,孤独的人看不到长河流水。在洪水日,河流被大大小小的水坝截断。多年来,孤独的人们赤手空拳沿着河流捕鱼,把一条河流的灵魂抓进了生活。

如果不是一场连绵不断的雨,五月的河水依然不会流动,这片河洲也不会有流淌的声音。是一池又一池的死水。棕褐色是挖沙留下的,大陆是挖沙留下的。时间长了,沙洲上就会长出杂草和灌木,水鸟就会定居下来。这条河在许多年前几乎被机械开垦了。在旱季,你可以看到开垦的痕迹。填海后的河流千疮百孔,河床凹凸不平。大雨过后,洪水可以暂时掩盖河床的丑陋。我国有没有未开垦的河流?许多年前,从这片河洲的顶部和底部到城镇的边缘和河岸,都有纵横交错的田野。钓鱼的人要过平畴的田地才能到河边,孤独的人要过平畴的田地才能到河边。五一节,在他们的前面和后面,不是高楼或奔驰汽车,而是河流背景下的大绿苗。渔夫和孤独的人坐在河边,他们可以看到大地的开花结果,他们可以闻到庄稼的发芽和抽雄。相反的是田野的绿色和大地的金色。如今,这些像鸟儿一样热爱流水的人,他们的前后都充满了现代的噪音。河的两岸,远近,不再种植水稻、小麦和玉米,种植工厂、建筑、街道和高速公路。5 & middot第12次地震后,这种情况蔓延到几十公里外的河谷,不同的工厂单位和基地站在蓝色的田野上,大部分是在田野里扎根的外来户。孤独的人们在水中袖手旁观,看着奔流的河水冲过河滩,快乐地奔跑。流淌的河流真的很美!有水声的河真美!孤独的人叹息,背后却没有田野。孤独的人听着流水,开始想象长满秧苗的田野。

白在流水上自由飞翔,羽毛不含任何杂质。纯粹的。这条河没有雪客,没有活力;白雪公主没有河流,没有灵魂。他们互相攻击。河水看着白雪公主跳舞,白雪公主看着他在河里跳舞。河流可以带着冰雪旅行者走得很远。白雪公主能走到河那么长的地方。河水干涸,不再流动,雪地上的乘客消失了。

通过洛水、洛神、白看到了什么?也许他什么都没看见,也许他什么都看见了。洛水洛神和曹子建相映成趣,形影不离。一个沮丧的王子,从北京回三藩市的路上,有心思在曹芳河停下来欣赏洛川的夜景,有心思在对岸看洛神,这在曹子建是好事。夜幕笼罩着河流,洛神消失了,留下了一个孤独的人在河洲的惆怅。

也有一个离不开河的好人——屈原。

元祥和屈原是分不开的。

袁、项两岸的香草都离不开屈原。

屈原离不开《离骚》。

和屈原,徜徉在江边,本该在夕阳的余晖中多次看着西方的风景,而孤独的人也曾看着它,不是洛水,也不是袁和项的边缘。在这个没有传说,也没有河神多次被开垦的河堤上,孤独的人多次看着西方的风景,油画就像梦一样,虚幻又虚假,看似真假。

孤独的人把看到的画面写在日记里:西方天空的晚霞漏出夕阳的余晖,金红灿烂。霞云如层层麦田,将尘封已久的西天分割成一片又一片麦田,已经成熟可以收割。麦田四周生长着伞状的云,像一丛丛的树,阴沉而灰暗。这时,西天的一角就像我们的土地。五月之地。肥沃的土地。真实而空旷的土地。余辉消失,阳光消失,地球消失。我们地球上的地球,就像被西方夕阳涂抹的地球,正在一年一年地消失。

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孤独的人多次看到天空像地球的照片。有山,有湖,有河,有路,有树,有草,生动而美丽。空中的海市蜃楼。孤独的人常常看着这些山川在虚无中慢慢消失。

风景,不是云的幻觉,正在我们的土地上慢慢消失。

孤独的人望向地平线,看到一望无际的苍山,云和烟在半山腰盘旋。

草在风中起伏,雪行者在风中摇摆,像江波上纷飞的雪云。

风从云飞起,雨后的天气正适合这首古诗。

这是一个适合漫游的天气。它充满了风和舞,云飞舞。既不热也不冷,天空中没有烈日。

孤独的人走进草丛,在风中漫步,享受风的爱抚。

草在风中歌唱,布在风中歌唱,蓝丝在风中歌唱。

一朵小小的黄花出现在我们面前,枝叶像野蒿。香草?什么香草?杜衡?方志?苏考?曹晖?孤独的人走在花草中,为自己的贫穷感到羞愧。许多植物不能命名。

小黄花随风摇曳,细碎如小指尖,带着淡淡微苦的清香。开在一条安静的河里,细心的渔夫和流浪者都能看到它。那些不在乎的人,你恐怕看不到,也看不到。蝴蝶和蜜蜂能闻到它们的味道,花里也有它们的痕迹。两只红蜻蜓也来了,把大大的黄花扔在池塘前,像水一样飞走了。风驱使这些小生物像树叶一样飞啊飞。一只小鸟来了,站在花上,鸣叫着,风淹没了它的声音,停止了吠叫,默默地看着远方。

走过花丛,孤独的人转身,岸边坐在水边,身后是摇曳的花草。

——对于不穿春装的人来说,有五六个冠军,六七个童男童女,沐浴在演绎中,迎风起舞,高歌猛进。

这是先贤的理想生活,也是古人的宁静生活。如今,很少有人能享受到自然的休闲生活。

孤独的人沐浴在初夏的风中,想象着几个穿着长袍的人在风中跳舞唱歌。

春夏秋冬,孤独的人在不同的季节沿着河岸散步,在不同的天气风中沐浴。他们总是一个人,不唱歌也不唱歌。孤独的人听风,唱鸟。倾听大自然的低语。孤独者的歌声深入人心,深入灵魂。

很多年来,孤独的人都暗暗喜欢自己醒得早,不奔波于名利场,不坐在酒桌上,大声说话,与世无争。名利如流水。孤独的人暗自喜欢,可以自由地沐浴在四季的微风中,看着花自由地绽放很多年。

孤独的人感到富有。

满足于这种“的歌舞生活”。

——加油!我和庶人分享邪恶?

从古至今,总有人认为风有王者风范,有楚襄王那样的庶人风范。从古至今,不乏拍马屁的人。像楚湘王这样的人,即使听了虚假的赞美,也会开心。

风从河边吹来,吹着白雪皑皑的客人,吹着河洲的草,吹着孤独的人的衣服。

孤独的人沐浴在风中,对路过的河流低语:哦,我独自享受着普通人的风!

夏至之夜,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第二天下午,雨停了,孤独的人们沿着河岸漫游到河洲。浑浊的河水和泥沙俱下。河坝里的植物被洪水冲走了,野柳树倒了,泥巴粘粘的枝叶。一片混乱,洗劫一空。满地都是沙子,野花和白雪游客不见了。两三个渔民赤脚走到水边,在浑浊的河水中捕鱼。

活水汤。

茂盛的河洲被洪水冲刷改变了。

逝者如斯,流水冲刷一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