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上爱情,去徒步

  • A+
所属分类:名人散文

早上七点钟,太阳从短了十厘米的窗帘下照进了他的小卧室。还是老样子。光线太强,我睡不着。

[/h/

他还在沙发上睡觉,昨天晚上薄被子被他扔到了一边。我轻声走近他几次,想问他“今天愿意和我一起去徒步吗?”犹豫不决。也许我已经知道他不会去了。和朋友的婚礼相比,考虑和我一起旅行只是一个无聊的意外。但是,机会这么少,我还是想让他给我一个个人的答案。我试了试,拍了几下他的肩膀,小心翼翼的问:“你去吗?”结果是没有答案。所以我要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是不愿意开门一个人离开,于是又去了沙发。我拉起被他压了一半的被子,盖住了他的全身,他醒了。我又问了“你去吗?”.他眯起眼睛说:“先回去,再给你打电话。”

[/h/

当我和我的朋友同意离开时,还剩半个小时。我拨了两次他的电话,但是没有人接。我能理解。他现在睡着了。前天晚上我们直到凌晨4点才睡觉。如果不是早晨那令人不安的明媚阳光,以及我肩负着带领队伍去玛哈大峡谷徒步的重任,我想我得睡个懒觉了。当时我很确定他不会和我一起去。

[/h/

不管他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我都很喜欢千千。作为我喜欢的人,我想亲近的人,我此刻爱的人,我当然希望他能和我一起旅行。在马车里,我可以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能与他携手同行;在山顶上,你可以看到对方被春风横扫;我还能听到和听到山谷里爱他的回声……如果是这样,希望他能陪着我。但事实是,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甚至我只是同意和他开始朋友的旅程。所以即使他走了,我能做我想做的一切吗?同龄人会对我和他的关系做出什么样的猜测?此外,我领导团队。我是组织者,也是领导者。月经期间自然有我的责任和指挥。如果他在这里,我可以自由发挥吗?这些都是让我很纠结的问题,所以他最终没有去,还是好事。

[/h/

我一进山,就看到车外的车窗上长满了茂盛的青草,成群的牛羊,还有宜人的阳光。山路崎岖蜿蜒,让我们每个人都精神焕发。而我也忍不住给他发了一条消息“。太棒了。真的很抱歉你没来!”什么是遗憾?他是没有亲眼看到最初的风景,还是我看到洗礼人心的场景时他不在我身边?

[/h/

进山后,手机完全失去了信号,我们和大家都失去了联系。司机把我们放在山脚下的一条河里,说如果我们翻了附近的山,就不用买票了。南面是观音沟,东面是马和大峡谷。我们组其实并不在乎一个人十块钱的票,但是逃票总是比较刺激的。下了车,我飞快地向司机指的山跑去。山坡上开着无数朵黄色的花,一朵是蒲公英,另一朵是不知名的,但它开得像一朵小莲花;除了美丽的野花,还有牛粪和羊屎蛋滋养着这些花朵;当然,还有一群群极其恶心的毛毛虫,它们争相蠕动,让人颤抖。我们快乐,我们新奇,我们充满活力,我们开始攀登一座又一座的山峰。

[/h/

当我们都喜欢比城市更美丽的风景和空气时,我并不太关心他。第一,因为我完全沉浸在这座美丽的山上;此外,我明白没有信号,我不能和他分享任何东西,无论是春风还是情感。但是后来,一个小事故让我们无法在约定的时间见到司机。当我们陷入困境,面对不回家的恐惧时,我一遍又一遍给他发信息,仿佛要留下最后一句话,我怕再也没有机会告诉他;还是那一刻,我希望他知道我的情况,担心我,紧张我。

[/h/

在翻山越岭的路上,我们看到远处有一大片水泊,静静地镶嵌在山谷中。阳光使它看起来像一面镜子,反射周围的山顶和悬挂的天空。我们都想去水泊,好像那就是这次旅行的目的地。我们又爬了几座山,但是没有前进的道路。群山之间有一条断层,所以我们找不到任何捷径去接近水泊。我们只能沿着这条路回到主干道,然后向东走,进入我们出发的马哈大峡谷。

[/h/

【/h/】我们一直没有找到别人在网上搜集信息时看到的玛哈大峡谷的真实画面,直到我们走进河里,司机又把我们从头放下。我们沿着河边一直走到东边。起初河中只有碎沙和涓涓细流,但当我们越走越远、越走越深时,大块的石头开始出现在河中,乱糟糟地一个接一个地躺在河中央,挡住了我们的去路。道路不再柔软平坦,而是狭窄陡峭。同行业的两个男生没有问题,像我这样在山里长大的女汉子也没有问题,但对于另外两个女生来说,这可能是她们第一次不走寻常路。幸运的是,在我们的互助中,我们每个人都在进步。

[/h/

看看时间。离我们和司机约定下山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我们加快步伐,尽量不拖延。但是在穿越了所有的艰难险阻,穿越了整个峡谷之后,我遇到了一个来自乌鲁木齐的徒步队。他们被困在那里,整个团队大约有80人。我们差点求着告诉他们的领导“不好意思,五点之前得赶回去,能不能先走一步?”但是下山的路真的很险很窄。一次只能一个人通过,需要抓住绳子。没有让路的余地。无奈,我们只能跟着他们的尾巴而烦恼。起初,他们有点不安,因为他们很匆忙。他们抱怨团队里的阿姨们不急着走在前面,反而兴高采烈地互相拍照。他们越高兴,我心里就越有怨气。但后来发现我们很幸运遇到了他们。

[/h/

那是整个峡谷的最后一道难关,也是最难的一关。我们几个初生牛犊,或者说是贸然出行的门外汉没有带任何专业装备。如果不借用他们的绳子,我们将会变得很困难。那一刻,我也懂得了一个道理:当你身处于一个团队,个人英雄主义是不会对整体起任何前进的作用的。我可以说,没有绳子我也可以慢慢下去,可是我的伙伴呢?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一样,面对困难的态度和心境都不一样,我如何能对他们不管不顾。虽然此次出行纯属兴趣所致,但毕竟是由

带上爱情,去徒步
这是整个峡谷最后一个难度,也是最难的一个。我们这些初生牛犊,或者贸然出行的外行,都不带什么专业装备。如果我们不借他们的绳子,我们会很困难。那一刻,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当你在一个团队中,个人英雄主义对整体的推进不会起到任何作用。我可以说不用绳子也能慢慢下去,但是我的搭档呢?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同,面对困难的态度和心情也不同。我怎么能忽视他们?虽然这次旅行纯粹是出于兴趣,但它毕竟是

我发起的。确定了人员之后,我还声明选个队长。一开始,我为我有队长的衔称而感到欢喜,就像是别人给我戴了顶高帽,平凡的人都喜欢自己不平凡,我也不例外。而在早晨九点半出发的那一刻,我才真切的体会到“领队”不只是一个好听的称谓,更是一肩膀的责任。

当我是“团队负责人”时,我必须在所有事情上发挥主导作用。我想问一下路线和回程的安排;我想继续前进,不时回头看看球员是否跟上;我想在没有路线的时候探索道路;我要在困难面前做出最后的决定;我想在每个人疲惫、害怕、沮丧的时候给他们信心和希望;我想把他们每个人都安全地带回家……最重要的是,无论面对什么,我都要做最勇敢的人,不辜负他们对我的信任。所以,当一位来自乌鲁木齐的专业徒步队领队得知我们在没有任何装备的情况下敢贸然出行,并向我们年轻的队伍提出要求时,我虚心接受了他的批评。但总的来说,他们很佩服我们,也许不是因为我们能下到这个艰难的字流,而是因为我们这么年轻却敢于走出去,敢于冒险,尝试和感受这种刺激的生活。

[/h/

当他们来到平地时,大部分人已经在安寨扎营,准备吃饭补充能量,但我们只急于继续前进。我匆忙和他们告别,留下了他们的电话号码。我觉得那天对我最好的认可就是他们分手的时候,他们的领导告诉我“你很勇敢,下次你就是我们的领导了。”

[/h/

我们继续沿着河边走。根据之前徒步队给出的信息,我们一直走,遇到了一个大概半人深的水池。我们需要在那里游泳,然后我们可以遇到我们以前在山顶见过的迷人的水泊,然后我们可以出去见司机。当时距离五点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我们注定不能在约定的时间回去。接下来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快节奏,不让时间进一步偏离。

[/h/

那时,我们的心中仍然充满了喜悦和力量。这条河蜿蜒曲折,在两岸的山脚下筑巢。从高处看,一定像一条丝带把群山缠绕在一起。有时候抬头一看,以为这座山的尽头就是河的尽头,可是到了那里,又一座山陡然升起,河水依旧蜿蜒。方向总是向下的,我们可能会累,但这只是身体机能。我们不知道绝望是什么,直到最后来到徒步队提到的泳池。

[/h/

这是一片死水。没有风和涟漪。水面上漂浮着一些大小不一的半腐烂的木棍。这些东西腐烂的时候也有气泡。它们是乳白色的,看起来很粘。别说游过去,就是一根手指,我也不想碰那滴水。我不知道水有多深,在水的另一边的什么地方,是什么。这显然是死路一条。让我们绝望的是,两边的山都是松散的红砂岩,植被很少,大部分已经干涸,爬上山找出路是不可能的。我的队员们坐在游泳池边,谈论着死水。我在他们对面。我强烈的固执让我不想重走老路。它似乎在承认我的无能。所以,我还是想试着探索这条路,爬上山坡,看看有没有别的出路,但我不能一直爬下去。我站在山坡上看着他们。虽然他们都掩饰了自己的不安,但那一刻越是掩饰,越是明显。虽然我在旅行前已经说过了,但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所有的事故我都要负责。但我还是为他们感到难过。作为一个领导者的责任,我不能让自己的固执和自尊肆意生长。我必须告诉他们回来。

[/h/

在回来的路上,每个人都感到沉重了许多。他们停止了嘻哈和开玩笑,静静地走着。在路上,我不止一次向他们提起陈坤发起的慈善活动“行走的力量”,但他们此刻不说话的话,并没有让我感受到那种“力量”安全,而是一种绝望,一种压抑和愤怒。一个比较有野外经验的同伴走在最前面,在这之前他是最活跃的一个,那时候他走得很安静,没有任何言语;我走在第二名,不时回头看身后的队员。朋友的女朋友,相对来说,在队里身体比较弱。幸运的是,她的朋友照顾她。他们手牵着手,依偎在一起,也许在说话,但一直在走;另一个跟我一个人来,走在后面。我会回头看看她走几步后是否跟上我。那一天,她是一个很有毅力的女孩。

[/h/

在《行走的力量》中有一个规则,那就是任何人在行走时都不允许说话。这是什么目的?也许是让人在沉默中沉思,面对自己,自言自语……。我想当我们处于那种绝望的循环中时,我们都会开始在心中思考各种可能性。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我只能对自己坦诚。当死水挡住我们的路时,我开始害怕了。时间不早了,早就过了和司机约定的时间。手机没有信号,联系不上任何人。当我们回去的时候,我们离死胡同越来越远,但我们不确定出路在哪里。边走边想,如果回不去了怎么办?如果有野生动物呢?我们甚至没有自卫的武器,甚至没有刀。除了这些对危险的担忧,我更想的是早上和我说再见的那个人。

[/h/

越想他,越害怕回不去,越加快脚步,越坚信一定要走出去。……我的鞋和裤子不知道被反复湿了多少次。更糟糕的是,当我靠近死水的时候,有一个小沼泽,我的大部分小牛被困在里面。即便如此,我当时想的是,如果我能出去,我才不管自己脏不脏。我要在市区一下车就去他家,站在他家门口。他一开门,我就扑到他怀里。

[/h/

我想那一刻,我会放下一整天的勇敢和力量,就像一个泄气的皮球,再也支撑不住自己了。我需要他的拥抱和心疼。我想我不会有力气立刻告诉他我们有惊无险的这一天的激动经历,但我会在清理自己恢复一点力气的时候告诉他。也许我会坐在他旁边,我希望我能在他的怀里。我想我一说话就会哭。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生活被胁迫了。就像从危险中被拯救出来。真幸运!你怎么能不去想呢?

[/h/

后来我开始给他发消息,我知道这是徒劳的,但我也知道即使我真的出事了,他还是有机会听到我想说的话,知道我发生了什么。我一路上编辑信息。我的同伴以为我在给司机发信息,但我没有。后来补充能量的时候,嘴里有饼干,但突然觉得他是我的精神食粮。我想到了他,必须在我忘记恐惧和疲劳之前见到他,这样我才能勇敢地前进。

[/h/

在宜子健的谷底,我们集体停下来休息,补充能量。没有别的选择,我的选择是以同样的方式回归。当我们下来时,我们触摸,爬,跳,跳,这是一个人的梯子和一根绳子。现在我们又要爬回去了。一个人如果不陷入绝境,就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如果不危及生命,你不会知道自己的求生欲有多强。毕竟我们出来了,但是回头看,我们自己都不敢相信。我们克服了这么多困难。

[/h/

我们终于又回到了熟悉的车道上,然后我们可以到达我们和司机约好的地方。在我们再次看到希望的那一刻,我们绝望的心一下子被释放了出来,就好像我们之前没有打过暗战一样,我们的心情又开始舒畅起来。

[/h/

我把手机切换到录音机功能,开始采访他们:今天,2015年5月2日,马和大峡谷被困。当我们被困时,每个人都在想什么?MS,你先走。

[/h/

MS:不知道是不是世界末日。我的心好恐怖!

[/h/

你在想谁?

[/h/

MS:我想念我的家人,他们呢?我非常担心我自己。

[/h/

间歇播放(因为每个人之间都有距离,我采访下一个人的时候会有自己的话)

[/h/

Echo:我在想……我太忘恩负义了,我在想一个与此无关的人。

[/h/

好了,接下来,汤姆猫,你在想什么?

[/h/

汤姆·卡特:我想知道我是否能参加今晚的单身派对。

[/h/

Echo:你害怕吗?

[/h/

汤姆·卡特:你害怕什么?有这么多女孩!(奇怪的笑声)

[/h/

Echo:那一刻真的没有恐惧吗?LM,你在想什么?

[/h/

LM:我什么都没想。我想知道明天是否能见到下一个旅游团。(哼,你才是最绝望的,指望别人帮忙。)

[/h/

当我问LM的女朋友时,我说,“你在想你能和LM走多远吗?”

[/h/

她坚定地说:“不,和LM在一起很好,即使出不去。

[/h/

当她说完这句话时,我们一起鼓掌!

[/h/

当我们到达集合点时,已经快八点了,离约定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我爬到周围最高的山上给司机打电话,希望他来接我们。当我挂了司机的电话,我又打了一个电话。是他。但他在打电话,打不通。因为很多原因,我不敢也不想在他面前任性妄为,我的同伴们还在山下等我的消息。于是,我挂了电话,下山了。至于我之前编辑发给他的信息,因为信号实在不好,只有一条信息发送成功。别人试了几次都发不了,我就选择删了,或者上帝觉得我只需要告诉他这么多,再多也没有意义。

[/h/

走出大山后的第一个电话还是打给他的。那天他正在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几天前他和我说话的语气已经从对MoMo的厌恶消失了。虽然谈话时间不长,但我觉得温柔的语气是那一刻对我最好的安慰。上帝给了我更多的礼物,然后他主动打电话说晚上见面。

[/h/

这是最终结果吗?我想这是我的开始。我会勇敢地接受更多的挑战,体验生活,体验人生。

[/h/

下次谁将和我一起旅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