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犁 小编: 李瑞坤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从记事起,我就觉得父亲离犁最近。有一次,父亲牵着牛,准备下河套翻地瓜田。犁骑在我父亲的肩膀上,但小我摇摇晃晃地跟在他们后面。想到犁比我在父亲心里更弯腰“就觉得委屈”!

父亲和犁,还有牛,经常聚在一起小声嘀咕,打算处理可以开垦的荒地。

犁的身体看起来是歪的,但出来的垄是直的,很像父亲的性格。

用犁量的土地会成熟。只要在那块地里有父亲和牛的耕种,冯仁的收成就会紧随其后。

挂在篱笆上的犁,像一轮月牙,犁着银河两岸的田野,满天的星星都是老牛的蹄印。而收割的谷物像银河的浪花一样翻滚,这是我父亲的梦想。

父亲会造犁。屋前屋后山上弯弯的树,都是父亲在我脑海里登记的。那些弯曲的树是制作犁的好材料。残疾的生活,在父亲的调理下,又焕发了青春,派上了用场。那个失血的干柴有了全新的生命。

每一把新犁都是我父亲的杰作。我父亲也因为他的作品成为了一名著名的木匠师傅。甚至其他村庄的农民也来找他们的父亲为他们造犁。父亲很受人们的尊敬。父亲造犁会得到一定的报酬。有时候来扛犁的人会手里提着一瓶好酒,这是对父亲的一种奖励。

新的白色犁躺在漂浮着木本植物的锯屑和刨花上,就像新生的小牛一样,轻轻地躺着。这时,父亲会拍拍身上的木屑,用手背擦去额头的汗水,静静地坐在长凳上,仔细研究新犁。刚才墨斗里溅出来的几行字,在我父亲的脸上划过一丝微笑。那笑容充满了满足和骄傲。这个微笑印在犁柄上,是一个产品的标签,代表一个知名品牌。

犁带着父亲的微笑和驰名商标,在山里五村的田地里奔跑,播种着父亲高超的制作犁的技艺。

我不想继承父亲的技能,他很不解。造犁的技巧很多,那里的玄机不好掌握。没有人来继承他的事业,可能他父亲很失望。

后来,我翻过家乡的山梁,走出父亲耕耘的土地,在50里外的一个小镇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慢慢化解了父亲的遗憾。

有一年春天,我回家帮爸爸种地。在后山塔下的田野里,我看见父亲和叔叔拿着拖拉机拉着的木犁,在犁地,挖出土壤水分。

中小型的牛,悠闲的在山边的草地上甩着尾巴,看着惊慌失措的父辈叔伯们,发出一声悠长而牢不可破的哞哞。

这漫长的哞哞声不会是犁的羡慕,也不会是拖拉机的赞美,而是落伍者的自叹!

我觉得犁的铁铲应该是爸爸的大手;那片土地是一本没有文字的书。就算有字,我爸也认不出来。所以,父亲翻开这本书的时候,表情很平静,没有任何失落。

我写这篇课文的时候,我父亲已经八十三岁了。看到爸爸的骆驼回来,我自然会想起那些旧犁。

其实我爸不是犁吗?他隆起的脊梁承受着许多磨难、磨难、逝去的岁月和那些被时间磨平的笔直或弯曲的脊梁,记录着父亲的辛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