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 :网络写手: 小路上的泡沫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我有父亲,我知道每个人都有父亲。即使它可能已经丢失,也可能不是你自己的,但总有一个父亲。我父亲病了。看起来很严重。似乎很难治疗。他需要慢慢来。高血压,冠心病,我爸怎么会摔倒?爸爸一直是我最坚定的支持。

我像个男孩,调皮,叛逆,调皮。和父亲在一起很开心。小时候觉得爸爸是我的保镖。他又高又壮。我以为他帅,没小鲜肉帅。就是那种憨厚的帅。真的,不管你想不想,反正我爸爸是最帅的。

其实我很爱我爸爸,但是我太像他了。他脾气这么暴躁,我也是个小鞭炮。在同一个空间里,吵架生气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其实很怕爸爸。因为我不够他打,小时候总觉得父亲说:“信不信由你,我在这里扇死你。”真的会一巴掌拍死我。但还是害怕,麻烦会不断回来。几乎每天都有”战争“隔壁邻居不太平。所以,我自然被称为“别人家的孩子”,这只是一个不好的例子。爸,我爸从小也是被爷爷打。他的人生信条是:”不奋斗就不会成功。“所以,像我这样一个很难教的孩子,一定不能幸免于骨肉之痛。但是,那又怎样?这是我经常做的事情来忘记痛苦。过去,我不能吃甘蔗。我吃的时候胃疼。我妈妈给我做的,但是还是很疼。但是啊,吃完就疼,我发誓再也不吃了。过了一会,又想吃了,抱着疼就疼的心态。然后它会伤害并发誓——无限循环。所以今天,我因为不洗碗被打了。我保证下次不做了,下次不拖地还是会被打。一点都不好,只是伤疤愈合了,还是会犯错。

我最喜欢的时候是爸爸很开心的时候,他会给我们讲笑话。其实都是很烂的笑话。我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但每当父亲说起他们,我们还是会开怀大笑。他会做些东西给我们吃。我喜欢我爸爸的厨艺。爸爸以前是厨师,所以他做的菜很好吃。他说用心做饭会很好吃。但是我不能总是这样,所以我不喜欢吃我自己做的菜。但是他会很忙很累,没有太多精力做饭。自从我懂事以来,我姐姐很少呆在家里,上学或上班。我妈妈很累,所以做饭成了我哥哥的家务。但是现在爸爸住院了,他再也不能给我们做好吃的红烧肉或者各种好吃的菜了。妈妈去照顾爸爸,家里只剩下我和弟弟。我一点胃口都没有,所以我要么鼓励弟弟做饭,要么就吃面条吃饭。我知道我太依赖父亲了,但他还没有回家。

和很多爸爸一样,我爸爸不会表达爱,但他会给我最好的。他教我不要自私和懒惰。上了高中以后,每周回来的时候,爸爸都会在家里加蔬菜,有时候加鸡肉,有时候加好吃的红烧肉,爸爸还专门做了红烧肉。记得小时候,爸爸总是以我为荣。我四年级的时候学的跆拳道。考试的时候,我的成绩是两个班里最高的,教练对我很开放。我只是受伤退出,然后就没再学了。只是我还是很喜欢,但是我忘记了很多以前学过的东西。我唯一记得的是当时父亲的骄傲。我爸爸把我介绍给我,你看,我的小女儿跆拳道很厉害,所以她可以给你看一套拳击。我还让一个叔叔教我一两种武术。一想起来就觉得父亲提到我很幸福。

长大了,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优点。这是一个很好的结果,因为我的随意性开始在中间。我上不去也下不去,但我喜欢没有压力的感觉。然而,我父亲的责任会落到我身上。他说,如果养了一个令人失望的孩子,根本没有赚钱的动力。总是说我不想学习,只是捡垃圾或者乞讨。被骂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十八岁不养你,你就自己挣钱养活自己。这句话只能是我的专属。我从未听父亲对我的弟弟妹妹说过这样的话。所以我从小就觉得爸爸不爱我,妈妈爱我哥哥,爸爸爱我姐姐,没有人爱我。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惹麻烦,只是请求关注。我特别喜欢发烧,父母的注意力会集中在我身上。我发烧的时候,爸爸不会让我做,但是我姐姐和哥哥会去,妈妈会很温柔。所以,虽然发烧不舒服,迷迷糊糊的,心里却一片黑暗。但是,其实爸爸妈妈对我的爱丝毫不亚于他们对我姐姐和弟弟的爱,只是他们听话,而我却总是违抗和顶撞他们。如果我改变,他们不会一直生气。

2月4日,和我们吃完饭,爸爸妈妈下楼去看陈医生。因为最近我爸说他全身不舒服,血压180。陈医生建议去医院,我妈和我爸去医院量了一下,更惨。医生很害怕,所以我建议住院治疗,否则很容易血管破裂。

晚上妈妈回来告诉我爸爸住院了,我很害怕。你怎么能说你生病了?爸爸一直都很健康。用他的话来说,老虎能杀死几只。然而,我一直住院到2月7日,除夕。晚上回来吃了饭后,我去找陈医生量血压。妈妈说,不去花市,就在家洗碗。我的姐姐和哥哥已经走了,所以我想我会留下来帮忙洗碗和做家务。但是当时我看的是春晚,然后他们量完了就说我不洗碗。然后我感到委屈和愤怒,洗了碗,擦干衣服,跑到朋友家。我想我父亲很生气。现在后悔了。为什么我不能忍受?我知道我不能生他的气,但我必须这么做。可能是过去,习惯顶嘴,生他的气。所以当他生气的时候,火遮住了他的眼睛,反驳了他。第二天,大年初一,我和我们一起吃了早饭,又住院了。我知道我还在医院,但是已经转了三家医院,病情也没有特别好转。

我希望我父亲能尽快回来。上次我给他送粥,他让我帮他擦汗。即使是擦汗这样简单的动作也会让他气喘吁吁?很心疼,看着父亲花白的头发,没有刮胡子。我父亲现在十岁了,真的不年轻了。很难过,很难过。很难接受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有力气做的爸爸老了。原来我已经长大了,但我父亲已经老了。我可以用我的幸福换取我父亲的健康吗?魔鬼有这样的交易吗?

其实我是爱你爸爸的,只是我和你一样不习惯表达,和你一样脾气暴躁。早日康复,晚安,爸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