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邻居之间的婚姻 ;创作者: 尚小上校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村里邻居的孩子要结婚了。没有车也没有照片,只好骑着自己的滑板车,在路上慢慢走。老婆不想让我骑,说晚上做噩梦,说明天会下雨。我也不想骑。我不说一路开车,一路尘土难睁眼。但是村里的公交车早出晚归,稍有耽搁就只能留在老家。骑自行车有点累,但毕竟方便。

老房子,破旧不堪。土院墙塌了,从路边一眼就看到了院子;野生泡桐生长在花园的各处,粗腕粗指,无规则地散落在院子的角落;树下杂草丛生,枯枝败叶一半深。这是我出生长大的小院子,这是我小时候笑啊笑的老房子!看着生锈的铁锁,伤心地走出院子,掐灭手里的香烟,占有并拔出满裤腿的蓟,回头看看干瘪的葡萄架,转身走向邻居家。

帮助邻居的人已经开始在邻居的院子里杀鸡杀鱼。几个年轻人在贴对联、挂灯笼、拉彩条;婚礼公司的几个男女正忙着装饰婚礼场地。帮忙的人大多年纪大,中年人大多外出打工。村民问我为什么不开车回去。我说,车在车库里。

邻居们高兴地说,如果娶了这个媳妇,买房带彩礼就要花30到40万,还没造成多大饥荒。再努力两年,还得给二胎买房,娶媳妇。

邻居小的时候,在两个房子里都盖了大大的青砖瓦房,打算生一个儿子,一个院子。谁知道,没过几年,形式大变,村里的孩子都说他们媳妇要在县城买套房子。这个院子没人住,卖不出去。一栋单元楼,至少20万元或30万元,对于一个从黄土中挖掘和进食的耕耘者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前几年村民靠种烟种辣椒,一年还是能收四五万。近年来,烟叶变得更便宜,辣椒价格下跌,收入减少。儿媳和年轻人一直跑来跑去在不同的地方工作,留下老人照顾孩子和保护家园。我家十几亩坡地,没人种过,到处都是兔子乱窜。

白发嫂子虽然八十二岁,但也不是瞎子,也不是聋子。说一个人独自在家生活,每个月只有80元退休金,要吃药,要交水电费,要跟着分,紧紧的开着。我说,你不是有四个儿子吗?一个月一百就够你花了。嫂子叹口气说,你不知道一个家庭有多难。就说这个二胎的家吧。孩子结婚了,会崩溃成饥荒,这还能管得了我这个老女人。几年前,我应该存点钱在我手里,想着他们。谁想,现在,它还是紧巴巴的。

晚上,招待客人。还是忽冷忽热,有鸡有鱼,有酒有肉。然而,喝酒的人显然更少了。如果你喝一盒啤酒,你会喝三五瓶。也许你知道如何保持健康,也许你太老了,不能吃喝;吃的东西也少了,不像过去那样让鸡骨头和鱼骨变得光滑。坐在桌子上,聊了很多烟叶的收入,辣椒的价格,还有去哪里打工挣钱。邀请了30多桌,一直忙到11: 00,热闹的院子里空无一人。我不能喝酒,我不能参与话题,我只能听他们的笑声和调侃。

果然,第二天,就下起了毛毛雨。但是,过了一会儿,整个路面又湿又湿,不泥泞也不泥泞。因为担心下雨,我不得不骑着我的滑板车赶紧回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