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酸菜泡菜 :撰稿: 胡天曙

  • A+
所属分类:名人散文

春天展示漂亮的衣服,田埂旁的小树点缀着嫩绿的叶子。在小树林里,小草树绿意盎然,令人心旷神怡。

一种小草树,俗称泥嫩。泥嫩,植株矮小,高约半米,其茎嫩叶细,隽隽美丽。初夏时,田埂旁洼地里的泥很嫩,已经长高了。正在地里忙着干活的妈妈,腰间系着一个小竹篮,提着一个渔网扣,来到小溪和小河沟里抓小鱼小虾。休息了一会儿,我拿出一把小镰刀,割了一捆泥嫩,捧回了村子。回到家,妈妈用清水把鱼虾洗干净,放在三石锅里用温火煮。母亲在低矮的茅草屋前,搬出小木凳子,坐在上面,用手解开泥泞的麻绳,撕下它的长叶子,露出它的白茎,用手切下几块,放进一个小瓦盆里洗干净。取出大瓦罐,加入准备好的稀米水,撒上白泥嫩,密封浸泡。半个月后,陶罐里的泥变软了,变成了浅棕色,又软又甜又酸。

深山野林,竹林丛生,青枝摇曳,风雨路过,可以听到沙沙的歌舞声。当时还没有禁止上山打猎的父亲,上山砍倒横杆或者打猎都会在黄昏时分从嫩山背回一大袋竹笋。晚上,在昏暗的油灯下,妈妈把嫩笋去皮,剥好,一半吃了,另一半做成了腌笋。河岸森林溪流,清澈的水,岸边的草。在森林的岸边,妈妈种的大竹也是密密麻麻,成林的。笋苗大。夏雨过后,笋苗爆发了。笋大如童犊,衣绿嘴尖,直刺云霄。母亲用刀把笋苗割下来,扛回村里做家常菜,还有笋和酸菜。嫩竹笋、酸笋与野林草坡“革命菜”同锅煮,菜品鲜嫩可口。

妈妈还会做酸鱼和酸肉菜。酸鱼菜,在李方言中又叫鱼茶。制作酸鱼茶,首选越南鱼,应使用河岸或河流中的越南鱼。越南鱼要选,比如骨刺多的小鱼,没有味道的大鱼。妈妈把网里抓到的越南鱼刮干净,放在小瓦罐里,加了熟饭。吃鱼茶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制得的鱼茶酸、香、诱人。鱼茶可以煮,也可以生吃。炖鱼茶鱼肉松散,骨刺外露,鱼香不足。所以炖鱼茶要少吃。而生鱼茶则保持了原汁原味。所以,鱼茶生吃很美。鱼茶是客人的美味。

在好的时候,我父亲和其他人宰杀了一头水牛。牛肉是中国新年最好的肉。新鲜牛肉可以用火油炸或烘烤,也可以晒干。它味道独特,味道鲜美,永远不能吃。牛皮剥开后,父亲用火将皮毛烧掉,然后带到井里,刮掉烧焦的皮毛,用井水冲洗,然后带回家,用大火煮。下午妈妈把半熟的牛皮从大锅里拿出来,冷却成圆扁的,用刀切成小块,然后和熟饭拌在一起。牛皮酸,长期保存在罐子里,两个月后即可食用。过年,农民宰杀自养仔猪。仔猪瘦肉多,是过年必不可少的主菜。父亲杀死了小猪,把它送给亲戚和邻居作为早期收养者。剁碎的猪肉,有的抹上白盐,挂在竹竿上,在烈日下晒干,做成猪肉干。而母亲则把几块半肥半瘦的猪肉切成小块,拌上熟饭,把猪肉做得酸酸的。牛皮酸和猪肉酸,这些菜平时不容易弄。

寒冷的天气是种植蔬菜的好季节。在我们的花园里,韭菜是绿色的,卷心菜是盛开的,芜菁从花坛中破土而出,白色的刷子在温暖的晨光中直立。采菜那天,我妈把青菜切回来,特别是芥菜(芥菜叶坚韧,腌制的咸菜不烂,味道也不错),切去根部,去掉烂叶,整棵树洗净,抹上白盐,晾在空中。黄昏时分,母亲把半干的芥菜拿回来,放在一个大水箱里,封好;在花园里,妈妈把白萝卜拔了,把长叶子的茎剪掉,把萝卜摘回家,扭根去土,用水洗干净,把刀切成两半,抹上生盐,放在竹筛上晒干几天,稍微晒干,拿回来,就可以吃了。我妈腌制的咸菜质量高,味道鲜美,存放时间长,不容易发霉发臭。早餐或午餐吃白米粥、红薯饭等。,一两片萝卜干或半咸芥末,十几分钟就能解决。当然,我妈妈会想办法让全家人的晚餐变得更好。

在鱼穷的时候,妈妈的酸菜让我们一家人度过了那段艰难而难忘的时光!

岁月匆匆,辛苦了一辈子的母亲也来到了暮年。有一年夏天,我母亲离开了她世代居住的农场,也离开了她的孩子、亲戚和朋友。我们再也尝不到妈妈做的泡菜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