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滋味 ,网络写手: 熊猫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有一天,我对老公说:“我们分别讲三个最开心的场景或事情吧。”。他说,太多了,我不知道从何说起。我说,别这样,别拍我马屁,就发自内心地说出来。如果你冒犯了我,你在这里是无罪的!我真的想说出来。他说:“好吧,你先走。”

其实真正开心的场景或者事情真的不止三个。就像我老公在五中教书的时候一样。偶尔,当我周日从家里回到学校,我会坐在他的破自行车的后架子上,用胳膊搂着他的腰。迎着风,我们一路谈笑风生。有时他会故意来回摆动汽车,把我甩下。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抱住他的腰。那一幕也很开心。

但是这个不算。我说的是另外三个。

闪回说。第一,现在洗脚你剪脚趾甲我感觉最幸福。晚上我洗了脚,坐在床上。天冷了,我会从被子下面伸出脚,挠着脚趾头大喊:“师父,快来,你做得最好了。别人想给我剪,我不让。这时,王先生会拿着他专门买的一套修脚工具,说:“用脚,除了我,没人给你做这份工作!不管臭不臭,就跟你的脚一样,旧社会该放一边。恐怕你连个对象都找不到。我不抛弃它!”

我不知道他嘲笑过我多少次。真的,虽然我的脚白白胖胖的,但是是平足。他说我走路会累,不能当兵。大脚指看起来有点大,应该是像我爸的脚。

王先生一边切一边说,说切得不能太狠,因为会得甲沟炎。我的一个脚趾有点粗。他用剪刀把它剪薄,并用一把小锉刀把胡茬磨平。最后用小勺子把指甲里的脏东西挖出来。十个脚趾已经修复,最后一个手指按着我的胖脚抬起来“啪啪”说“好了,师傅,收工了!”然后扔掉已经用纸剪下来的脏东西。

去年他有一段时间不在家。我看着长长的脚趾甲,心里想:这东西为什么不长得长一点,慢一点?

第二个。那个冬天,你在雪地里给了我一个滚。

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那时候我们都在学校读书,每年放假的时候都会聚在一起。

那年寒假,年底雪下得很大。大年初三,婆婆说路不好,就不走了。让我们去看你的一位家庭祖母。

因为到处都是厚厚的雪,我们不能骑自行车。我们每人穿了一双胶鞋,拎着婆婆用树枝准备的装有礼物的黑包,沿着河岸慢慢走着。

路上三三两两有亲戚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步行,很少骑自行车,甚至有一个人在推。就在我们离村子不远的时候,一个中年人看到路上的雪被踩得很硬,觉得自己可以骑了。结果没走几米,车的轮子就翘起来往后倒了。这让我们笑了很多。

我们沿着河岸一直走到亲戚住的村子。一片广阔的田野,前后看着我们,没有一个人在那里。河岸两边有灰色的树枝,我们走过的路边有一个砖窑。当你走到窑子的时候,你突然说,我想在雪地里滚你,怎么样?我笑了。然后你在地上滚了两次。那时候,你虽然没有现在这么胖,但是已经这么大了,在地上打滚。也很有趣。这件大衣被雪覆盖着。我拍了拍你身上的雪,一股甜甜的暖意流过我的心……

第三个。也是我们上学的时候,不记得是五一还是十一。反正我觉得不是很热。你借了同事在铁路工作的弟弟的制服,假装是铁路工人,坐了几百里的火车逃票来学校找我。我听到楼下看宿舍的阿姨叫我的名字,说我哥来找我了。因为我是家里的老大,所以找不到弟弟。狐疑的赶紧跑到二楼,先是怔了怔,然后被逗乐了。但是我不敢露脸,因为当时学校不允许结婚。那时候没人知道我结婚了,又来上学了。

记得当时穿的衣服让我有点惊讶,就是那个时候,你不知道自己对什么过敏。我的脸和眼皮肿了,这不太适合我。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