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已经成为过去 ;发布人: 编剧赵嫣 [文集]

  • A+
所属分类:精选小说

张强是我叔叔家的表弟。记得他73年参军前回过老家,那时候他表哥还是个英俊的小伙子。

张强转业后被分配到青岛市公安局担任刑事警察。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在教育局工作的刘珊珊。刘珊珊长得好看,能说会道,很快就赢得了姑姑和姑父的青睐。当时舅舅是北海舰队的老师,舅妈是军医院的主治医生,表哥升任公安局刑侦科科长。当时这样的家庭是一个根红苗正的革命家庭,条件还算不错,刘珊珊可能看中了。

张强和刘珊珊很快就结婚了,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田甜,一家三口生活得很幸福。因为张强需要经常上夜班,孩子又是刘珊珊一个人照顾,她难免会抱怨几句表妹,抱怨他只关心自己的工作,不关心自己的家事。表哥总是笑着说:“你的家庭事务对你来说很难。”

后来刘珊珊把孩子送到她妈妈家,* * *妈妈帮忙照顾孩子。张强有时间就跑到丈母娘家帮忙做家务,主要是看孩子,他很感激丈母娘。

就这样,两年过去了还不自知。

有一天,气温突然下降,刘珊珊没有回家值班。中午,张强穿着风衣去教育局找她,在路上遇到了和刘珊珊共用办公室的张杰。

张杰和张强互相打招呼:张常可,你怎么来了?能为你做什么?

张强挥挥手说:“没什么事。姗姗昨晚没有回家值班。它冷却了。我给姗姗送件衣服。”。

张姐姐问,她昨晚值班吗?

张强莫名其妙地问道,是不是?

张姐姐有点不自然地说:哦,对,对……

张强看着张杰,感觉可笑。办公室里的人不知道时间安排。

张姐姐又对张强说:“珊珊可能回家了,你回家等着吧。

张强说:没门。我刚从家里走出来,一路上都没有遇到她。另外,姗姗平时上班吃饭,中午也不回去。

张姐姐尴尬地说:哦,那我走了。

张强若有所思地看着张杰远去的背影。

张强拿着自己的衣服,走进了教育局大楼。当时是下班时间,楼里空无一人。他走上二楼,刘珊珊的办公室就在右边走廊深处。

走近办公室的门,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只听到里面的对话。

一个男人的声音:姗姗,今晚我来接你。

女人的声音:不,我昨晚告诉他值班。今晚没有理由不回去。

张强听出来了,这个女人就是刘姗姗。

他悄悄地转身走出了教育局大楼。作为一名从事刑侦工作的老警官,妻子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出轨,是一种极大的侮辱。

那天晚上,张强喝了很多酒,他打了刘姗姗。

从那天起,刘珊珊就住回了娘家。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张强沉迷于喝酒。

和往常一样,张强每个星期天都去丈母娘家看孩子。到了月底,他只给自己留了一点零花钱,剩下的都寄给了婆婆。他认为无论大人做什么,孩子都不应该受委屈。

就这样,年复一年过去了,张强和刘珊珊都没有提过离婚的事情。

四川姑娘陈辰和张强是一个部队的,陈辰是部队医院的护士。他们在陈辰的军事医院相遇。当张强因急性肺炎住院时,由于陈辰的精心护理,他能够很快康复。因此,张强的心里充满了对陈辰的感激。在几天的接触中,陈辰爱上了这个山东小伙子。因为部队纪律严明,陈辰不得不把他的爱深深埋藏在心里。

在一次战友聚会上,有人提到了张强,他的婚姻,他的酗酒。转业后,陈辰也在公安局工作。现在他31岁了,还一个人住。第二天,陈辰买了一张四川攀枝花到青岛的火车票,在公安局找到了张强。张强惊讶地看着陈辰。

知道陈辰的来意后,张强告诉她:这件事不要再提了。只要刘珊珊不要求离婚,我就不会主动离婚。

陈辰莫名其妙地问:既然分开这么多年,为什么不离开?

张强低着头想了一会说:“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

陈辰尊贵:毕竟这样的家还能叫家吗?

张强摇摇头,痛苦地说:这么多年,她一直在照顾孩子,把女儿养得非常好,非常优秀。我不能为他们母女感到难过。

陈辰看着张强,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很难理解这个男人心里在想什么。他能忍受这样的日子。

陈辰走了,张强还是每天喝酒。

刘珊珊的母亲因病去世。张强去帮忙善后,主动提出去接刘珊珊和田甜回家。刘姗姗没有同意。后来,刘珊珊的父亲娶了另一个妻子。妻子进门后,对刘珊珊母女很不满。她经常唠叨刘珊珊的父亲:他们母女怎么了,又没有离婚。老赖住在她妈妈家的时候不怕让人笑。女儿还在上大学,放假回来住哪里。

刘珊珊的父亲对此只字未提,老太太经常在刘珊珊母女面前留下绯闻。

公安局给张分配了140平方米的海景房。装修的时候,刘珊珊跑去帮忙,张强明白了刘珊珊的意思,说:“回来和妈妈一起住。”。

刘珊珊和田甜搬到了海景房。虽然一家人同桌吃饭,但因为十几年的分居生活,他们不习惯睡在同一张床上。

张强喝的越来越多,好几次都喝醉了,睡在楼下。

张强已经不适合在公安局工作了。主任建议他早点离开。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每天都喝酒,经常醉醺醺地睡在外面。刘珊珊和田甜习惯了,没人管他回家不回家。有几次同楼的邻居半夜把张强送回家。

很久没有听到表哥张强的消息了。有一次回青岛,发现刘珊珊把张强送到精神病院,说是送他戒酒。

离开青岛的时候,我去医院看表哥张强,穿过两个铁门来到亲戚接待室。在楼道里遇到了几个长相不一样的精神病人,心里有一种悲凉阴郁的感觉。

护士把张强带进接待室,关上了铁门。

乍一看,我表哥的脸肿了,他很肥胖。他迈着沉重而缓慢的步子走过来,看上去很困惑。他看到我半天才认出我。他说他没想到我会去看他。家里很少有人去看他。

我问他在里面怎么样。

表哥低着头很久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抬头看着我,眼睛湿了。

我忍不住对他说:兄弟,跟我来北京吧。

他的眼睛突然亮了:真的吗?你能带我去北京吗?好的,我打电话给你嫂子,让她给我办理出院手续。

张强怕我变心,赶紧拿过手机,电话接通了一会儿。

没有刘珊珊的签字,谁也不能带表哥出院。

刘珊珊来到出院的张强身边。她冷冷地对我说:表哥,你已经看到你表哥的情况了。忽视他的不是他的家人。真的是他病得太重了。你要照顾他,不让他喝酒,不让他迷路。

我带张强回北京,看到他的衣服只有两套制服。我问他为什么有这两套衣服。他说他从来没有买过衣服,一直穿着公司发的制服。

唉~表哥……

我表哥来北京后心情明显好了一些。我每天带他去小区散步,他的心情开始放晴。每天散步后,他独自去了八楼。表哥的健康状况明显好转。休息时我带他去郊区玩。他对我说:姐姐,我再也不想回青岛了。

当我和表哥在医院看到他时,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好像变了一个人。我点头同意了。

有一天表哥来找我说:“姐姐,给我点钱。

我问他:你自己没钱吗?

自从来了北京,表哥就把钱花在了吃的、喝的、吃药上,但他好像从来没花过钱。

表哥很尴尬:我没钱。我的工资卡在你嫂子那里。我住院的时候,她每个月给我一百块零花钱。我来北京的时候,只给了我二十块钱。

我盯着他。我真的不知道我表哥是这样生活的。

张强的表哥是副处级干部,月薪7000多元。

原来,表哥去了精神病院,被刘珊珊送了进来。每个月除了300元的伙食费,其他单位都报销了。自从刘珊珊回家住后,她就把表姐的工资卡拿走了。

得知表哥留在北京的消息后,陈辰专程来北京看张强。年近50岁的陈辰看起来仍然很年轻。她已经在我家住了四天了。每天,她做一顿我表哥喜欢的饭。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四川女人。要是我表妹能和她住在一起就好了。从对话中得知,陈辰一直过着单身生活,和我聊天的时候她不愿意去找张强。希望能说说她和张强的表妹。

张强还是那么固执,但他还是坚持要对家人负责。

陈辰失望地离开了。临走时,他给张买了羊绒衫和他最喜欢的酱牛肉。陈辰走后,他告诉我如果张江有什么事就给她打电话。

表哥在我家住了八个多月,恢复得很好。因为我要去韩国一年,我和表哥商量把他送回青岛。听了这话,他觉得很沉重,主动提出让他和我在一起。

我怕在家里没人照顾他的时候喝酒会出问题,所以最后决定把他送回青岛。

离开时,张强跟我商量:姐姐,你的首饰盒里有几条项链。给我那条紫水晶项链。我回去把它带给你嫂子。

唉~我可怜的表哥!我随时都忘不了他媳妇。他真的觉得人们心里真的没有你吗?

我在北京已经八个月了。刘珊珊没打过一次电话,我表姐打过两次。他们聊了不到一分钟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直到从韩国回来才知道,在表哥张强回到青岛的一个星期后,刘珊珊把他送到了精神病院。那时候张强应该没有酒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