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班趣闻 、发布: 星期天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十二月十五日。我今晚上夜班。

8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从南门迁至黄泥庞德。

新办公楼朝北,后面是四栋警用宿舍楼,呈“W”形状分布。新办公楼尚未完工,四栋宿舍楼刚刚验收。除了少数快速装修的警察,大部分警察还没有入住。因为设立五中院的原因,在一中院紧急搬迁后,法院、办公室、房间、医院的领导不得不分散在四栋住宅楼的一、二层临时办公。我院人民二院位于2号楼二层,值班室暂设在4号楼一层楼梯处,距离200多米。

学院的值班制度已经坚持了很多年。近年来,由于各级对社会稳定的重视,要求各单位尽快报告和处理集体上访等突发事件。为此,医院领导对民警夜间值班、坚守岗位的情况特别严格,民警一点也不敢马虎。

下午下班前,今年刚从内勤分配过来的西方政治学生肖鹏给了我值班室的钥匙,一把闪亮的小钥匙。我很惊讶:“你拿错钥匙了吗?上次我值班,不是这个。”“没有错。值班室的锁坏了,换了一把挂锁。”

现在的门锁质量真的太差了,要么打不开,要么锁不上。8月份我们搬到新安的门锁,几个月都没用。

“这么小的钥匙开锁不会拧。‘点击’,会断吗?”我问,“不会,‘点了’锁就开了。昨天刚打开”。

晚上6点,是时候接管了。

在山城的冬季,天黑得更早。6点钟到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对面三尺没有歧视。

我摸索着从2号楼走到4号楼。

大学的时候,刚搬到这里,而且临时办公在宿舍楼里,干警们对环境都不是很熟悉,第一次值班的同志们几乎都要先问一下办公室他们才知道值班室的具体位置。还好今天是办公楼搬迁后第二次值班,路线也比较熟悉。

我第一次值勤,就摸到了值班室的门。在黑暗中,我拿出小钥匙,拿着锁,把它插进锁孔,然后拧紧。没有“点击”的声音。再拧一下,还是没有“点击”。用力拉锁,锁就不动了。

发生了什么事?触摸周围的墙壁,寻找走廊里的电灯开关。四周的墙壁都没有被碰过,走廊里也没有安装灯。

继续扭。在黑暗中五六分钟后,挂锁仍然把我挡在值班室外面。

不会是肖鹏错拿了钥匙吧?用手机问。

“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请在拨号前查询。”我头晕。

从办公包里打肖鹏的手机,拨三次,都是“。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我无语了。

这把钥匙不应该拿错,一定是这把。当肖鹏转动钥匙时,他的语气非常积极。肯定是锁的质量问题,锁歪了!狗娘养的奸商!

风在下,人在颤抖。里面暖和,外面冷。

我迫不及待地进入值班室,享受空调的温暖。

看来今晚我得在值班门外值班了。但是如果值班室的电话响了怎么办?如果你不能接电话,你就不能处理这种情况。在值班室外面呆一晚上有什么意义?

不行,我必须进值班室,坚守电话,坚守岗位。

穿过窗户。

我用双手按住值班室的窗玻璃,使劲推!向左推!用力推!窗户不动了。

改变方向。向右推!窗户还是不动。

用拳头打窗户和墙的连接处,然后用力!窗户还是不动。

这扇窗户的质量太好了。

不能。我在寒风中继续颤抖。

我真的只在值班室门口守夜吗?不可能!不敢相信今晚我进不了这个值班室!成千上万的高墙依然被韩书记对红卫兵同志的目光不断的悬挂所隔开,更何况是一把小小的锁!

打破锁!

不可能。锁虽小,却是公物。破坏公共财产罪不轻。我上幼儿园的时候,阿姨教我们的孩子爱护公物。

粉碎?还是不打?犹豫不决。

不进值班室电话响了怎么办?如果某个单位几十个退休老太太老男人聚集在一起占路,向政府讨回公道怎么办?进而影响社会稳定?

破坏公共财产只是刑事责任,影响稳定才是政治责任!

对公共财产的损害很小,但影响稳定。

两害相权取其轻。打破锁!

锁坏了,我自己掏钱,或者从材料组拿锁自己换。打破锁!

我下定了决心,下定了决心,于是我立即四处寻找砸锁的工具。

去办公楼工地,借助加班的建筑工人微弱的灯光,拿起一根竹竿,迅速返回,插上锁扣,用力一拉。“咔嚓”竹竿断了,锁没开。竹竿不够结实。

去办公楼工地,捡一块木头,然后回来撬锁。木头太大了,不能努力工作。

竹子似乎很难打败钢铁。我们应该找一把累丝刀,用它来撬锁,用钢来炼钢。去物业借把累丝刀。物业管理一定要有这些工具。物业管理服务于我们的业主。我现在有困难,需要一把疲惫的丝刀。他们应该帮我解决。

下楼到3号楼,看到楼下有一个亮灯的房间。进去问:“这是物业管理处吗?”

“不是。物业管理在1号楼,是保洁公司的女宿舍。”房间里的大嫂自豪地回答。我觉得她骄傲的原因可能是我是第n个把女宿舍当成物业管理处的傻子。

在室内学习,角落里堆着几张床、拖把和扫帚、锅碗瓢盆。

“我在值班,但是锁打不开。你有丝刀吗?借我这把锁撬开它。”

“你家宝宝撬锁了吗?!”嫂子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有人敢公然撬开执法机关的门锁!

“进不了值班室,可我要遭殃了!”我无奈值班。

“我没有得到一把疲惫的丝刀。你要锅铲吗?”嫂子还热情地递给我一把刚炒好蒜苗和川式猪肉的不锈钢锅铲。

“拿铲子,太软了,撬不动。”我被告知用抹刀撬锁。在中国的盗窃案件百科全书中,没有用锅铲撬锁的案例。

“有锤子!”嫂子突然发现床下有把锤子。

“是必需的。”我看了看,还是新锤子,喜出望外。打破锁再好不过了。用这个工具作案,但有案底。爱不释手之后,突然觉得这个平时长相奇怪的家伙,就像影视圈里众人追捧的帅哥一样漂亮。

他手里拿着凶器,纠正自己,径直走向值班室的门。兴高采烈,刚要砸下锤子,突然听到一声吼:“哪一个?!”黑暗中,一个身影走到值班室门口。他是工会主席,住在楼上的值班室。

“哦,是小松。你是做什么的?”

“我在值班,但是锁打不开,进不去。”

“你会怎么做?”

“我借了一把锤子,试图撬开锁。”

王校长看了看我要砸的房间:“这是金校长的办公室。值班室在隔壁。”

我立刻晕倒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