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后备军中的励志董事长:曾被当升科技踢出局 如今携宁波容百卷土重来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3月22日,宁波白蓉跻身科创板前九名应用公司。宁波白蓉董事长白厚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解释了一句话:一个人真正的高度,在于他触底后能反弹多高。

六年前的三月,北京的春天已经到来。但对于白厚山来说,职业生涯的寒冬才刚刚开始。今年,他被2010年登陆创业板的党生科技(300073,SZ)“扫地出门”。白厚山从公司成立到上市,为公司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皇家锂研究的首席分析师告诉国家商报记者,白厚山对党生科技从0到1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离开圣盛科技后,白厚山依然选择了锂电池正极材料行业,并于2014年重组创立了宁波白蓉。5年后,新公司的估值已经达到近100亿元。2019年春天,他带着自己的公司卷土重来,再次冲击资本市场。

被踢出去的创始人。

2013年3月,白厚山向党生科技递交辞呈,突然离开了陪伴自己近20年的公司。这一次,对他来说,可以说是最艰难的一段时间。

1992年,北京矿冶研究院成立了以白厚山为首的课题组,主要从事电子陶瓷添加剂的开发。这个小组就是党生科技的前身。

2001年,党生有限公司在北矿电子中心成立,开始在电子级氧化钴产品的基础上开发钴酸锂产品。2002年,第一代钴酸锂产品量产,成功进入锂电池正极材料行业。

白厚山作为创始人,在公司改制中获得了相当比例的股份。据宁波白蓉官网介绍,因此,他也成为中国工业领域大型机构重组中第一个持有个人股份的人。到2010年党生科技上市时,白厚山持有该公司超过500万股股份。

如果说公司开发的这些产品展现了白厚山的科研实力,那么党生科技逐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谋求登陆资本市场,就展现了他的资本运营能力。

在2008年左右的一次会议上,白厚山介绍了公司的发展历程。企业改制后,他设计了包括上市计划在内的公司发展路径。他从2002年开始寻找风险投资,但他真的在2006年和2007年获得了风险投资。

在他看来,资本对于企业的发展非常重要。“谁先获得风险投资,谁就会脱颖而出。”白厚山曾公开表示,“从我对行业的判断来看,我们会成为第一家上市公司,上市后会拉大与其他企业的差距。”

不过,白厚山当时的判断似乎有点过于乐观了。在上市之前,公司已经取得了国内行业第一的成绩,但上市之后,业绩开始发生变化,甚至比之前更差。在登陆资本市场的第一年,公司盈利能力下降,但净利润仍超过3000万元。但第二年,公司净利润亏损70多万元。这位被北京矿冶学院提拔的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在快50岁的时候,遇到了人生的巨大挑战。

2009年10月创业板开市后,党生科技登陆资本市场,一度成为投资者的宠儿。盛盛科技2010年4月上市时,正值创业板的高潮期。公司以36元/股的价格发行,市盈率78.26倍,上市首日收盘价达到62.58元。

公司业绩发生变化后,在第一大股东北京矿冶研究院看来,白厚山似乎并不适合执掌这家公司。2013年,代表最大股东的董事长提名新的总经理接替白厚山。

当时也有三位董事投了反对票,认为没有提前征求相关股东意见,对候选人信息掌握不够。然而,这些小浪并不能改变白后山的命运。白厚山于当年春天向党生科技递交辞呈,突然离职。

重组攻击科技创新板。

从创业到上市,最后离开,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白厚山的人生跌入谷底。

然而,这次挫折并没有让他倒下。白厚山凭借个人人脉和资本运作能力,重新进入锂电池正极材料领域。

白后山离开后,得到了一群追随者的支持。如宁波白蓉董事、副总经理张慧清,曾担任党生科技总经理助理、生产总监、运营总监、副总经理、生产总监。

2014年,白厚山重组宁波白蓉的前身宁波金河锂电池,是国内最早生产三元正极材料的三家企业之一。有了这个平台,白厚山再次走上了资本之路。

目前,党生科技市值约130亿元,宁波白蓉截至去年6月的估值已达到近100亿元。2018年6月,宁波白蓉再次增资时,金沙江投资作为公司C轮融资的投资方,以每股25.58元的价格增资。根据这一数据,宁波白蓉的估值已经超过97亿元。

历史总是这么巧合。6年后,也就是2019年的3月22日,上交所公布了首批9家申请上市科

科创板后备军中的励志董事长:曾被当升科技踢出局 如今携宁波容百卷土重来历史总是如此巧合。6年后的2019年3月22日,上交所公布了首批9份上市申请。

创板的公司。其中,白厚善的宁波容百位列其中。

有趣的是,在白厚山离开党生科技后,一些投资者仍然关心两家的关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