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阳诗社 ;网络写手: 胡喜荣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重阳将至,家里书天天响。大家都渴望背诗背诗,期待在重阳“诗歌朗诵会”取得好成绩。

说起我家的“诗歌朗诵社”,得从五年前说起。那年国庆节,刚进小学的侄子问我:“阿姨,我们学校正在开展文言文阅读活动,老师说会有比赛。你的学校呢?”

我告诉他:“在我们学校,不仅学生要竞争,老师也要竞争!”父亲是退休教师,非常重视教育。听了这话,他沉思了一会儿,郑重宣布:“今年重阳节,我们家要办一个诗歌朗诵比赛。”

大家都赞成,一时间全家人学习热情高涨。重阳节那天,我们全家人聚在一起,开了一个诗歌朗诵会。第一个上台的其实是母亲。她从厨房出来,用围裙擦了擦手,说,“我先走。”

之后清了清嗓子,读了读王维的《在山上度假想着山东的兄弟们:“异乡人,每到佳节,思念亲人。想到兄弟们的身体被高高地用木板封起来,还会因为不到我而有一丝遗憾。”

“奶奶你真棒!我没上过学,但是我会背诗!”侄子使劲鼓掌,妈妈羞涩地笑了。

然后我背诵了元稹的诗《菊花:“秋天的丛丛像陶屋,篱笆边渐渐倾斜。不是花中偏爱菊花,而是花开了就没有花了。”

“唱的好!菊花君,高尚情操!”我父亲表扬了它。

“爷爷,我还背了一首菊花诗。”小侄子右手指着一盆盛开的紫菊花,熟练地背诵着:“心离南云而去,形随北雁。家乡篱笆下种的菊花今天多开了几朵?”

“菊花生长在家乡的篱笆下,今天花开了。”我父亲重复了这首诗。良久,面朝南,背了陆源的《双九》:“白燕飞南霜降,风雨犹大。我,这个内陆区的一个陌生人是认识的,bing是家乡。彭庵今转加白,菊花如去年黄。爬上龙山路,看看中原草荒。”

我父亲的眼睛是湿的。他一定又想起了他在南方的家乡。老公看到了,赶紧拿出一瓶菊花酒:“爸爸,你最喜欢的菊花酒!九重阳节,门口有菊花。不知道送酒,但如果是陶家。”

“爷爷,吃重阳糕健康长寿!”小侄子递了一块重阳糕。

父亲调整了一下情绪,笑着抱起小侄子,背诵毛主席豪迈铿锵的话语:“人生易老,老了难老,现在是重阳。战场上的黄花特别香,每年秋风大,不像春天,反而比春天更好。”

近几年,每逢重阳节,我家都会开“诗歌朗诵会”。我诗情画意的重阳节,深深植根于我们家的记忆,滋养着我们的生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