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一种方式试试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换一种方式试试,这是人们在生活中经常会做的一种选择。

美国有一个孩子,读书成绩很差,同学们看不起他,邻居们都认为他将来肯定一事无成。他也发愤努力过,可是毫无起色。但孩子的父亲却不责怪他,并尝试换一种方式来教育他。

有一天,父亲带他外出,途经一个小站时,父亲下车买东西,时间长了,汽车开走了。他很害怕。但到终点站一看,父亲却在不远处微笑着等着他。他急切地问父亲,怎么会先到终点的。父亲说,是骑马来的。接着,父亲意味深长地对他说:到达目的地的方式不止一种。换一种方式,结果可能会更好。

后来,这个孩子迷上了魔术,并表现出很高的天赋,在父亲的支持下,他刻苦训练,最终成为一位举世闻名的魔术师。他就是大卫科波菲尔。

然而,换一种方式试试常常是说着容易,做起来难。因为我们往往会被某种社会习惯和思维定势所束缚。比如,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于是,孩子从小就应当上好的幼儿园,念重点小学今后才能考上名牌大学,有个好前途。可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不是每个孩子学习成绩都是优秀的。有的孩子学习成绩平平,甚至很差,但他在体育、文艺等方面有过人之处。所以,关键是教师和家长要真正了解孩子,然后要有勇气,冲破各种思想束缚,换一种适合孩子的方式去教育他。

大卫科波菲尔的父亲这样做了,他造就了一位世界著名魔术师。

换一种方式试试,不仅要有勇气,而且还要有一个开放活泛的脑子,掌握大量有用的信息和知识。

前不久,读到蒋子龙先生的一篇文章:在黔西南有一大片穷山坡,全是光秃的石头。多少年来,由于泥土少,当地农民在一个石窝窝里只能种一株苞谷。春天里看似种了一大片,但到秋天,至多收下一背篓,温饱都不够。在我国,这种石漠化地区有451个县市,涉及2。2亿人口。

但冷洞村的农民,却不认命。他们寻思,这里的石窝窝种苞谷不行,那么种其他植物是否能行呢?他们决定换一种方式试试。经过反复学习、求教和实践,他们开始种植金银花。金银花抗旱性强,三年后成株,每株寿命30年以上,一株大约能蔓延20平方米,种了14万株,差不多绿了一大半山坡。更重要的是,金银花浑身是宝,花蕾可制茶,干花、茎与叶可入药。全村年产120多万斤。有些种植大户年收入达6万多元。这在村里可是破天荒的第一回啊!

冷洞村的变化,带动了整个黔西南,各村都换一种方式试试,高海拔的地方,种草养畜;低海拔的村落,种植花椒。岩石白天吸收热量,晚上散发出来,有利花椒生长。这个原本不具备人类生存条件的地方,人均收入已经达到4000元,而且以生物手段治理石漠化已达95%。

大卫科波菲尔说得好:成功好比是远方的一个车站,为了到达目的地,大家

换一种方式试试尝试另一种方式,这是人们在生活中经常做出的选择。美国有一个孩子学习成绩很差。他的同学看不起他,他的邻居认为他将来肯定一事无成。他也带着愤怒努力工作,但没有改善。但父亲没有责怪他,并试图用不同的方式教育他。

有一天,父亲带他出门经过一个小站,他下车买东西。过了很久,车开走了。他很害怕。但是当我在终点站看到它的时候,我的父亲正在不远处微笑着等着他。他急切地问父亲他是如何第一个到达终点的。父亲说他是骑马来的。然后,父亲意味深长地对他说:到达目的地的路不止一条。换一种方式,结果可能会更好。

后来,这个孩子迷上了魔法,表现出了巨大的天赋。在父亲的支持下,他努力学习,最终成为了世界著名的魔术师。他是大卫·科波菲尔。

然而,尝试另一种方式总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我们经常被某些社会习惯和心态所束缚。比如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所以,孩子从小就应该是一个好的幼儿园,只有上了重点小学,才能考上名牌大学,才有好的未来。然而,脚短,英寸长。不是每个孩子学习成绩都很优秀。有些孩子学习成绩平平甚至很差,但在体育、文学、艺术等方面却是出类拔萃的,所以,关键是老师和家长要真正了解孩子,然后勇于突破各种思想束缚,用适合孩子的方式教育孩子。

大卫·科波菲尔的父亲做到了这一点,他创造了一个世界闻名的魔术师。

换个方式试试。你不仅要有勇气,还要有开放的心态,掌握很多有用的信息和知识。

不久前,我读到蒋子龙先生的一篇文章:黔西南有一大片贫瘠的山坡,到处都是光秃秃的石头。多年来,由于缺乏土壤,当地农民只能在一个石窝里种一颗玉米。春天好像大面积种植,秋天最多收一筐,温饱不够。在中国,这个石漠化地区有451个县市,涉及2个。两亿人。但是冷冬村的农民不接受他们的命运。他们想,在石窝窝这里种玉米是不可能的,那么有没有可能种别的植物呢?他们决定尝试另一种方法。经过反复研究、咨询和实践,他们开始种植金银花。金银花抗旱性强。三年后,它长成植物,每一株的寿命都超过30年。一株可以蔓延20平方米左右,已经种了14万株,几乎半个山坡都已经绿了。更重要的是,金银花中充满了宝藏,花蕾可以用来泡茶,干花、茎叶可以入药。该村年产量超过120万斤。一些大种植户年收入超过6万元。这是村里第一次!

冷冬村的变化带动了整个黔西南,每个村都以不同的方式尝试过。在高海拔地区,人们种植草来饲养牲畜。花椒种植在低海拔的乡村。岩石白天吸热,晚上散发,有利于花椒的生长。这个不具备人类生存条件的地方,人均收入4000元,95%的石漠化都经过了生物治理。

大卫·科波菲尔说得好:成功就像远方的一站。为了到达目的地,每个人。

都在赶车,没有上车的人,不得不等下一班车。殊不知,换一种方式,也许能更快地到达目的地。

成才如此,脱贫如此,其他事情呢,也可以如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